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云南可以玩的地方有很多,但如果在2月出行,且只能选一处,那必定是罗平。一花一世界,油菜花成就了罗平,此时的罗平,是油菜花的世界,金黄璀璨的海洋。自然相应地,还有地道的油菜宴,有甜也有辣绝对让你大呼过瘾…

图


 
    罗平的油菜可以用铺天盖地、无处不在来形容。当踏进紧密的黄澄澄的花丛中时,我就想:此等美物,如果光能看不能吃,倒不如化身为小蜜蜂一尝其芳泽更好。

    其实油菜一身是宝,花能釀菜花蜜、榨油提炼成菜籽油,除了半成品,新鲜的还能清炒做菜;叶梗白灼放汤能清凉下火。这些做法,味美清新,但过于普通,在罗平的饭馆就能吃到,不能满足我刁钻的胃口。于是我们走进农家小村,尝尝只有罗平人才懂的吃法。

    老袁是认识多年的曲靖朋友,他带我们来到住在罗平的亲戚家,让他家舅舅给我们做了两样罗平最经典的油菜吃法。我原以为是什么大菜,只见先上来一盘酱黄色、能缓慢晃动的物体。如果不是上面撒了很漂亮的芝麻,我必定认为是蘸菜用的酱料。他们见我一脸迟疑,大笑着说,这是罗平人最地道的“菜”。认真翻看,有一定的黏性,比米糊稠,又比年糕稀软不少,呈细小的颗粒排列,闻起来有淡淡的清甜。还是老袁解开了谜团,原来这“菜”叫“米皂”,“皂”字还是当地方言的译音,选用当地上好的红米、白糯米晒晾之后,炒熟研磨至小颗粒状,再拿去蒸煮20分钟,同时,混入自家油菜花田里采集的油菜蜜,还需不停地搅拌,让油菜蜜均匀地包裹住每一个颗粒,随着颗粒受热吸收水分后慢慢膨胀,变得松软黏稠,油菜蜜也就同时深入其间的每个纤维,相融无间。我本想用汤匙舀,老袁马上制止,这要用筷子吃才地道。用筷子撩起一些,很像小时候用筷子吃麦芽糖的感觉。尝在口里,绵绵的质感在口里化开,油菜蜜的清香和米香在口腔里千回百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浑然一体。虽然我分不清这是主食还是餐后甜品,可不消一刻,全部已被我消灭精光。

图


 
    再端上来的是一道凉拌菜,样子没什么特别,能猜出来应该是用油菜的叶梗之类做的。可一进口,浓烈的味道直冲脑门,可谓提神醒脑,想必治感冒鼻塞也不错。这股味道和青芥末有异曲同工之妙,感觉和滋味如同孪生一般。老袁哈哈大笑道:这是采集生长不久的油菜嫩枝叶,加点盐巴,放在灶坛子里发酵而得,因味道很“冲”,因而称作“冲菜”,也是当地土话。吃的时候加点辣椒、菜籽油调拌一下即可,是当地人的大爱。

    既有“青芥末”的刺激感,还可以当菜下饭,一举两得,只有罗平人才做得出来。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罗平油菜宴 又甜又辣回味无穷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