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书法:毕胜

  注册成立“九生堂”,邹远东的人生之旅开始向“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攀登。

  邹远东(左三)在广交会上。

  血性的抉择

  今天,人类拥有着“信息高速公路”。

  在网络搜索引擎中输入“邹远东”三个字,立即会有数万条信息扑入你的眼帘——科技实业家、中国发明协会副理事长、中国的“酶法多肽之父”、联合国国际科学与和平周中国组委会授予的“和平使者”……

  邹远东是何许人?他有什么建树引起社会如此广泛的关注?

  似水流年。让我们回溯到30年前,去追寻一个苦行僧式创业者的足迹。

  1983年,在湖北省委办公厅工作的邹远东,在“全党工作重心转移”的感召下,主动提出要去做经济工作。

  这年冬,邹远东到武汉市经济委员会交通处任处长。上任不久,就在新岗位上做成了一件轰动全国的大事。

  当时,国家批准武汉市为全国经济体制综合改革试点城市。市主要领导对邹远东说:“武汉市要靠‘两通’起飞,其中交通是大头,你身为交通处长对此有什么见解?”

  邹远东胸有成竹:“交通要突破,航空要先行。武汉是九省通衢,我们可以利用地理优势拓展航空业务。”

  “这个主意不错,可即便政策上能够得到民航的支持,但建立航空公司的巨额资金哪里来?”

  当过军人和秘书的邹远东既有宏观视野,又有人脉资源。他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可以租用空军的退役飞机搞货运,聘用一些到了服役年限的空军飞行员。有了机场、飞机、飞行员,建立航空公司就水到渠成了。

  市领导脸上绽开了笑容,立即委派邹远东代表市政府马上去谈。当时,邓小平同志号召军队要支持国家经济建设,武汉空军正为如何服务经济建设而犯愁,双方一拍即合。

  21天筹建完成,21响礼炮齐鸣,21架飞机飞上蓝天。在市领导亲自指挥下,邹远东策划、组建的“武汉航空”起飞了!当天,飞机将湖北的鲜活产品如黄鳝、甲鱼等运到广东惠州,再装上冷藏车转运香港,下午就到了香港市民的餐桌上。

  从货运到客运,从单一航线到全国航线,“武汉航空”成为地方航空公司的佼佼者。这个在当时有着创造性的举措,不仅是一个单纯的经济思路,对于主人公也是一次试水的过程。

  邹远东的仕途前景可观,他下海“第一桶金”的实践,也顺风顺水,可他却匪夷所思地做出新的抉择,提出要去海南创业。

  “放着平坦的大道不走,万一干砸了怎么办?”“邹远东下海是为了发大财呀……”机关上下议论纷纷。

  邹远东不回答、不解释,他思索,记得有伟人曾说过,一个人要做大事,而不是做大官。只要对家国有利,一切从零开始又有何妨!

  他带着志同道合的4名干部和50万元借款奔向海南,向几千年传承下来的“官本位”观念做出挑战!

  国家没有投一分钱,创办企业的资金是他个人募集来的,可是他却到工商局注册了“国有”,很多人闻讯后百思不得其解:“邹远东有没有搞错啊?”省委有位领导感慨地说,邹远东下海是带着家国情怀呀!

  邹远东在海南做了一阵粮食贸易,风风火火,为出资人分了红。可是一同下海的伙伴,有的“晕船”,回到岸上。

  邹远东义无反顾,又选择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深圳。当时,闻名遐迩的三九企业集团“实业报国”的理念引起他的关注。

  邹远东正式调入三九企业集团时,集团领导提出安排他任集团专职党委书记。他却说,我还是愿意到一线搞经济工作。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党中央以远大的战略眼光出台了一系列鼓励“优势企业兼并困难企业”的政策。当然,实施起来也有诸多的问题,也考验着当事人。三九集团响应中央号召,提出“到内地、到老少边穷地区去发展”的企业战略。邹远东请求回湖北创业。

  邹远东毅然离开了有房、有车、高月薪的集团总部,以个人名义向集团借款83万元,只身回到养育他的荆楚大地,在湖北省工商局注册了全资国有的“三九企业集团湖北公司”。一切从头开始,困难多多,但为了稳定军心,安定心态,从自己做起,他给自己定的工资标准是每月150元。

  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邹远东考察了湖北省内外多家企业,兼并了以湖北为重点的中南五省二市国有企业55家。湖北三九长江实业公司借三九品牌和三九机制,依靠资本运营,走完了一个传统企业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的发展扩张之路,在长江中下游地区刮起了“邹远东旋风”。

  邹远东为企业注入了先进的企业机制和企业精神,盘活了一个个濒临破产的国企。

  面对亚洲金融风暴,为了确保这些国有企业能有更好的发展,邹远东“把吃到嘴里的肉又吐出来”,他四处奔波考察,选择国内行业龙头,耐心地做工作,将一个个优质企业“嫁”了出去——黄石啤酒厂与青岛啤酒联姻;枝江啤酒被燕京啤酒接收;黄石制药厂交给三九药业;武汉轻工机械厂给了中国轻工总公司……这些企业的总资产价值30多亿元。

  从大规模兼并到盘活这些国有企业,历经短短17个月。这些国有企业乌鸦变凤凰,累计向国家上交税收11个亿,为湖北的国企改革、经济发展和经济总量的增加做出了贡献。

  有好心朋友劝他:“在商言商,你应该留下几个好企业当饭碗啊。”邹远东说:“国企姓公不姓私,我没有权力那样做。”

  我们的资本可以不带血

  邹远东为自己留下了一个亏损最严重、问题最多的襄樊酒厂;又注册成立了一个“九生堂”——他的人生之旅开始向“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攀登。

  最美丽的风景,是在险绝之外。进取者往往迎着困难上,敏锐捕捉到市场的信息,并为之全身心地投入。

  1995年的初夏,邹远东到武汉市外经委看望一位老同事,在他的窗台上发现了一盒没有注册商标的“口服白蛋白”。自进入三九集团,已初步熟悉药学的他敏锐地意识到:各地医院用的白蛋白都是进口的,都是静脉注射,倘若白蛋白能够口服,这个市场该有多大呀!

  他拿起药盒询问:“这药效果怎么样?”

  “我肝功指标不太好,托朋友买来试着吃一下。效果不错。”

  药品说明书上注明是汕头一家企业与上海的一个研究所联合研制生产的,但上海的研究所既没有电话也没有地址。邹远东还是决定,立即奔赴上海寻找产品的源头。

  邹远东让司机开车上路。出湖北,穿安徽,进江苏,沿途大雨滂沱,震耳欲聋的雷电追着汽车“轰炸”。由于决定匆忙,车上没有带多少食物和水,饿了、渴了就忍着。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整整跑了17个小时。

  车到上海,人乏车瘫,邹远东却立刻投入到寻觅中。在茫茫的大上海找一个无通讯方式的研究所,其困难程度,无异于大海捞针。加上随身带的钱不多,上海的物价又贵,无奈之下,只好调头向西,打道回府。

  车至上海市郊,邹远东不甘心:10多个小时跑到上海,难道就这样两手空空地返回吗?

  “掉头!”邹远东坚定地说。司机愣了一下,一打方向盘,车子又开回了市区。

  历经曲折,邹远东终于见到了原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黄永昌老先生。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邹远东和老专家推心置腹,相见恨晚。邹远东讲述了企业以人为本、以科学技术为核心动力的理念,黄老先生深感遇到了“知音”。

  “我信得过你!我还有更新的成果:通过酶把大分子蛋白质分解成小分子活性多肽。”

  肽,对于当时的国人来说是个陌生的单词。肽是生命的执行因子,它涉及人的神经、内分泌、生殖等领域,参与人的整个生理代谢过程,与人的健康密切相关。100多年来,世界上有多项关于肽的研究成果摘取了诺贝尔奖。不过,这些成果仅限于多肽激素和化学合成,蛋白质降解酶法人工合成肽至今还无人突破。

  老专家倾40余年心血的科研成果,搁置多年,他希望能遇到有真知灼见的实业家,来实现自己的理想。“我终于等到值得我托付的人了!”黄老先生毫无保留地将相关资料全部复印(厚达30多厘米)给了邹远东。

  邹远东如获至宝地把资料带回来,反复学习研究,又购买了许多相关书籍刻苦攻读。邹远东心里明白,发明创造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实现成果转化。

  邹远东阐述了现代人缺乏肽的两大原因及必须补充外源肽的理由。现代人缺乏肽,一是食物蛋白质中缺乏酶,化肥农药夺走了食物蛋白质中的酶,食用这些缺乏酶的蛋白质后,蛋白质在消化道中不能很好地得到降解,生成肽和人体获得肽的几率减少;二是人体因受各种环境污染,如水资源污染、大气污染和土地污染,以及各种现代辐射,如通讯工具辐射等,使人体消化道自身的酶失活,在食用消化降解蛋白质食物时,因自身的酶不足或缺乏活性,人体获得肽的几率减少。现代人缺乏肽,必须补充肽。

  几百次的试验,邹远东终于以独特的工艺,成功地人工合成小分子活性多肽,即“酶法多肽”。它使中国成为世界首个运用生物酶催化蛋白质技术,获得小分子活性多肽终端产品的国家。

  这是一个艰难的试验过程,也是一个用任何文字难以描述的场景。可以说,一个拼搏者,为了他心中的理想,从头学起,讨教专家,也广搜信息,还有企业各种需要的手续,资金的注入……他没有后退,虽然不一定成功,但他渴望成功,果敢、决绝的人生态度造就了他的坚持与创造。

  国家科委《1998年国家级火炬项目计划》做了权威性说明:“三九蛋白肽采用的酶解办法,利用计算机自动控制,将蛋白质降解为分子量在240—1000之间的小分子多肽,它富含维生素、多糖、多种微量元素、卵磷脂、20种氨基酸。易被人体吸收利用,具有免疫调节、抗辐射等多项保健功能。”

  拿到了卫生部的保健食品批文,邹远东立即带着产品四处参加展销会。有一个名叫郑荣成的港商——他的弟弟和母亲患肝炎,常年吃药,身体十分虚弱。当三九蛋白肽试生产出来后,邹远东马上赠送给郑家服用。

  郑荣成的弟弟和母亲的病情很快好转;而更大的奇迹在郑荣成自己身上发生了:年已47岁、因精子成活率低到处求医问药仍不得子嗣的他,竟然让妻子怀了孕,顺利产下一子。夫妇俩硬要赠送邹远东100万元港币以表示感谢。邹远东坚辞不受。

  在广交会上,这对香港夫妇抱着胖嘟嘟的儿子坐在九生堂的展位上“现身说法”。邹远东担心,如此宣传会让人怀疑是企业请来的“托儿”,就劝他们离去,可是这对夫妇死活不肯离去。

  郑荣成由蛋白肽的消费者变成了经销商。一次就订购了2万盒。

  邹远东依据“酶法多肽”理论又开发出了大豆多肽、降脂肽、减肥肽、九生牌苦瓜多肽等系列产品,先后荣获“国家火炬计划项目”、“国家‘863’计划项目”、湖北省和武汉市科技成果等100多个奖项。国家发改委将邹远东和他的专家团队研制的酶法多肽成果载入2003年度《中国生物技术产业发展报告》一书。邹远东还被评为“全国企业自主创新十大杰出人物”和中国发明协会颁发的“发明创业奖”。

  2003年春,就在全球非典肆虐的日子,有专家研究提出,多肽有望阻止非典。这则消息一经媒体发布,立即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民众纷纷向九生堂求购多肽产品,三九蛋白肽口服液一时间呈脱销之势。

  有些商家却借非典之机逐利忘义——口罩、温度表、白醋等都翻番涨价。面对如此局面,邹远东当即提出:国难当头,九生堂生产的多肽产品不但不涨价,还要降价销售,为国分忧,让更多的人能够买得起,吃得上。

  解放军某高等学府急电九生堂邹远东:“北京急需蛋白肽,能否请先发一批过来,过后再付款?”

  “我们马上发货。防疫要紧。”邹远东掷地有声。

  一位上海经销商,趁非典之机将销售价格涨了7倍之多。邹远东闻讯立即打电话阻止:“你们这样搞不行,马上降下来!”

  不料对方“财迷心窍”:“邹总啊,大好商机,你们吃肉,也让我们喝碗汤吧!”

  “知道你那碗汤里是什么吗?那是顾客的血!我们不要合作了!”邹远东愤然将其37万元预付货款全部退回,并取消其经销商的资格。

  从1996年至今,他先后申报生物肽类发明专利49项,其中11项实现成果转化,在世界肽类研究领域建立了一个新的学科门类:“酶法多肽”,他在此领域为我国争得了20个世界第一。“酶法多肽”产品走进了解放军301医院、拉丁美洲癌症治疗中心,远销到美国、印度尼西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

  “邹远东靠蛋白肽发了大财,最起码也是个千万富翁……”邹远东对此不作回答,他除了领企业的定额工资,专利无偿让企业使用。不仅如此,他申报专利所用的费用,全部自出。

  仅一场非典下来,九生堂就让利900多万元。有人不解,邹远东却安之若素:我们从事的是健康事业,首先心灵要健康!我们的资本可以不带血,它忠诚于国家,忠诚于人民!

  人间正道

  2008年7月的一天,邹远东主持的襄樊酿酒厂改制会议,正在南湖宾馆的会议室里进行。突然,财务总监神情紧张地走过来说:“邹总,楼下树林里有一辆汽车,里面有些人在探头探脑!”

  来者不善!军人出身的邹远东立即意识到一定与酒厂的改制有关,于是就让人下去看看。刚走出楼门,汽车里忽地冲出三个人,手上拿着管制刀具,看到不是邹远东,转身又回到了车里。

  “外面好像是黑社会的,带着凶器。”秘书回来报告。会场内不少人神情变得紧张慌乱。邹远东感到对手要图穷匕首见了!他冷静地拨通了时任襄樊市市长李新华的电话。

  李新华市长在电话上果断地说:“我马上让公安局派人过来!”

  风波缘何而起?

  1997年,连年亏损陷入困境的市属襄樊酒厂,被湖北三九长江实业公司兼并。盘活这样一个濒死的企业,远比兼并本身更困难。

  邹远东通过输入先进的管理机制和企业文化,同时向国家争取政策上的支持和困难职工补贴,使企业的负担减轻了,流动资金充盈了,生产经营恢复了活力。酒厂的销售收入在兼并后的几年里逐年增长。

  2005年10月,三九集团为推进主辅分离,决定将湖北长江实业公司产权整体转让,其中就包括襄樊酒厂。

  在此期间,有人企图利用酒厂未卜的前途,来一顿“最后的晚餐”,变相掏空国有资产。短短3年时间,酒厂由负资产1800万元迅速升至负债3.5亿元!这些钱都流到哪里去了?邹远东决心查个水落石出,决不能让国有资产白白流失!于是有人沉不住气了,不惜铤而走险。

  警察及时赶到,迅速控制住了楼下准备行凶者。一场可能发生的流血危机被平息了,但酒厂和社会上已传开了邹远东被害的谣言,酒厂人心惶惶。

  第二天一上班,邹远东就出现在酒厂。他到每一个车间、每一间办公室看望职工,稳定人心。见到邹远东无私无畏的气度,工人们心里充满了敬重和希望。

  企业改制涉及利益的再分配,这里也许看不到刀光剑影,听不见枪声,但随时都有惊心动魄的利益博弈。邹远东的原则是:企业改制决不能以牺牲大多数人的利益为代价,共产党人要永远站在大多数人一边,绝不容忍贪欲者任意攫取国家资产。

  在国企改制中,许多看好企业前途的人都想多买股份,以便企业盈利后可以多分红。为了最大限度地体现出公平、公正,在分配酒厂股权时,邹远东一改企业高管控股“惯例”,提出了“在国有控股前提下,按照工龄长短全员持股”,酒厂拿出49%的股份由员工认购,自愿入股。不论员工的职务高低,一律按员工的工龄配置股份。

  这一创造性方案不仅保证了国有资产不流失,而且最大限度地保证了酒厂职工的利益不受损害,改制增加的成本却背负到了邹远东自己身上——为了改制,他和全体股东共同举债6000多万元!加上原企业负责人腐败造成企业亏损的3.5亿元,共计4.1亿元的账单,完全可以按政策由国家来承担,而邹远东却全部扛到自己肩上,他没有半点退缩和怨言:“只要对职工有利,对稳定有利,哪怕扛再多的债,也要最大限度地保护国家利益、保障职工的权益。”在买断工人工龄时,邹远东参照当地最高标准,现金发放,不打一张白条。

  改制,保住了企业平台,保住了职工饭碗。酒厂1000多名职工,涉及1000多个家庭,辐射开来是几万人的小社会,国家要稳定,首先企业要稳定!这何尝不是一种伟大的慈善之举?

  在邹远东的带领下,长期亏损的酒厂,蒸蒸日上,2011年销售收入超过了历史最好时期。

  2012年春,邹远东组织全集团中层以上干部,上了一次特别的党课——到湖北省反腐倡廉警示教育基地武汉洪山监狱参观。“以史为镜”、“以人为镜”,让在经济战线上奋斗的战友警钟长鸣……

  舍弃也是财富

  2012年6月3日,湖北长江实业公司党委会在办公楼会议室召开。一夜未眠的邹远东,表情严肃地走进会议室,他扫视了会议台前围坐的9名党委委员,说:“我已年过六旬,超过了国家规定的退休年龄。今天的会议,是我邹远东参加和主持的长江实业最后一次党委会。”与会者惊讶、愕然。

  邹远东神情庄严地说:“今天的会议就是一个议题:我邹远东退出长江实业公司,不再担任公司党委和公司的任何职务,包括兼任的下属公司法人代表,不要企业的任何股份和资产,我在职所用的公司物品——包括汽车、手机,全部缴回公司。”

  邹远东,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企业历经磨难,正在走向辉煌时,你却要“全退”、“裸退”;邹远东,你到底为了谁?20多年的创业为企业积累了财富,为国家上缴了可观的利税,你完全可以用自己的专利,正大光明的成为千万富翁、亿万富翁。而你却在事业兴旺的时候,舍弃了所创造的一切,潇洒离去。

  “舍弃也是财富!”在党委委员们的一片挽留声中,邹远东说。

  邹远东在部队当兵的女儿邹江南,在电话里感叹不已。她最了解父亲,10年前,母亲就去世,父亲没有再婚,他是为了让女儿感觉到她永远拥有父亲、有个家,他舍弃了自己的生活,把工作当成“爱人”。

  “你习惯了工作,全退了,你会孤独啊,我从戎为国,不能常回去照顾你,你独身一人,晚年怎么办啊……”善良的女儿,怕父亲离开工作后,精神会没有寄托,试图劝说父亲不要把工作退得这么彻底。

  邹远东并非是个无情汉。妻子是红军的女儿,二人相濡以沫,感情甚笃,可是在邹远东兼并企业最忙碌的时候,妻子患病,延误了诊治,不幸早逝。邹远东懊悔不已,在妻子的灵前哭得晕过去几次。之后,他只有靠拼命地工作来弥补对妻子的愧疚。

  在党委会上,邹远东神情庄重地说:“作为一个企业家,我把企业实现利润最大化作为天职;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要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作为我的天职。时刻不能忘记我们是共产党人在办企业,我把国家的牛养大了,不能说牛是我的。应时而退,是我唯一的选择。”

  20多年的商海拼搏,他事事以国家利益为重,事事以民生为本。非典、汶川地震、洪水肆虐等重大灾难发生,以及一些慈善事业,他和他的企业都勇于担当社会责任,付出数千万元。

  早在海南创业时,邹远东就曾有机会利用土地买卖赚钱;九生堂扩大生产规模,设计年产值可达数十亿,地方政府可以按招商政策拨给500亩土地,这让一些房地产商看得馋涎欲滴,而他仅买下了一座4500平方米的厂房。

  三九集团对邹远东充分信任,曾签发一份财务担保手续,邹远东可以用它贷款6亿元,邹远东却只是把它当成一份信任和激励,至今锁在抽屉里。

  邹远东出差北京,一位供应商闻讯赶到酒店,要请他吃饭。邹远东说:“你是个小企业,怎么能让你请呢?”邹远东请供应商到一家餐馆吃罢饭回酒店,供应商随手塞给他一个沉甸甸的布包,邹远东问:“这是什么东西?”“一点小意思。”供应商说罢转身就走。邹远东把布包扔过去,落在地上,发出金属的声音,原来里面装的是金条。邹远东说:就是一座金山我也不会要的!

  还有一次陪客户用餐时,在场的一位属下随邹远东去洗手间,塞给他3万元,说:“邹总,您身体不好,买点补品吃吧。”邹远东当即厉色地说:“你不能这么做,我的工资比你高,何况我是独身一人,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而你,上有老下有小,还要供孩子上大学,3万块是你一年的工资呀。如果你想以此换个职位,更是大错特错,因为你可能会利用这个职务的权力,把这笔钱捞回来,我不会让你走那样的邪路的。”

  邹远东主持的这次“最后的党委会”,开得让人心灵震撼。党委成员中,有4名是新进党委的委员。今天邹远东宣布“全退”的决定后,委员们才猛然醒悟,邹远东早在几年前就谋划了这次会议。4名新委员平均年龄29岁,他们是长江实业公司的新鲜血液。经过邹远东多年的考察和言传身教,今天他们都可以独当一面,可以放飞希望了。

  新的党委委员江涛,红着眼圈对笔者说:“我本来是帮助邹总企业改制的律师。那一段时间,我们吃住在一起,他给我讲过这样一个寓言:一棵苹果树,在它的种子还不成熟时,它的果实又青又涩,人们不会去采摘它。当它的种子成熟了,为了传播后代,它散发出诱人的香气和美丽的光泽,让人们采摘自己,吃掉自己,然后把种子留在大地上,长出新的苹果林——无声的植物都懂得进化论啊!”

  这不是寓言,而是邹远东自己对生命的感悟。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中国的市场规模和潜力已具备了产生商业巨人的条件。市场经济唤醒了创造力,也唤醒了欲望。商德的败坏可以导致亡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在呼唤流淌着道德血液的核心价值观。

  “还有很多专利等待我实现产业化转化,还有很多项发明需要我潜心开发。我要在晚年进行二次创业。”邹远东的话语铿锵有力。

  伟大和平凡是孪生姐妹,忠诚于党的事业、忠诚于人民的利益,纵使平凡和平淡,历史也不会忘记为民族复兴、社会进步做出贡献的人们。

  邹远东平凡的身影融入茫茫人海中,他和那些不相识的忙碌着的人们拥有同一个名字——人民!历史的史诗就是由这些平凡的人谱写的!

邹远东: 邹远东 供职机构:古隆中演义酒业 职  务:董事长 所在行业:制造-食品/饮料制造 居住地:湖北省-襄樊市 毕业院校: 个人主页:性  别:男 出生日期: 国  籍:中国 民  族:汉族 籍  贯:湖北省 公司网站: 个人简介   世界著名酶法多肽科学家,他首…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