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5月31日是第25个“世界无烟日”,口号是“生命与烟草的对抗”。记者调查发现各地室内公共场所禁烟现状依然是“禁而不止”, 公众场合全面禁烟遭遇执行难题,急需推进全国性的控烟立法。

  近日,天津、哈尔滨正式实施“禁烟立法条例”,这是迄今为止国内最符合《烟草控制框架公约》要求的两部“禁烟立法条例”。作为全国最严厉的一部控烟立法,今后天津市经营场所管理者将作为禁烟第一责任人,控烟执法也由卫生单一执法变为卫生、教育等9部门联合执法,加大监督力度。

  这个法规是以劝阻为主,把场所履职作为法条执行的重点,通过行政执法、公众监督、二手烟监测作为辅助。有关禁烟的地方性法规纷纷出台,对于推动全国的禁烟立法和禁烟工作无疑有促进作用。不过,禁烟地方性法规如何落地如何执行到位往往成为难题。

  毋庸讳言,中国式控烟最难禁的地方无疑是办公室等人际利益关系复杂的室内公共场所,最难治的千丝万缕的利益链。同时,中国烟草产业链条的利益博弈、民众对烟草根深蒂固的依赖等,都成了禁烟的绊脚石。

  另外,禁烟令的多头管理往往容易陷入“无人管理”的真空。控烟工作通常涉及卫生、公安、爱卫会等15个执法部门,大家都管结果往往导致没有一家管。早在1995年,北京市人大就颁布了《北京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规定》,对吸烟拒不改正者处10元罚款。

  然而,由于未规定有效的执法主体,主管控烟工作的北京市爱卫会坦言,法规生效的多年间,尚未对违法吸烟者进行过处罚。

  值得指出的是,卫生部的禁烟新规依然存在原则性过强和可操作性过弱等缺憾,大多是一些原则性的对公共场所经营者的要求,没有对执法主体的执法范围提出明确要求,也没有刚性的罚则,缺乏可操作性。并且,该新规只是卫生行政部门的部门规章,法律层级和法律效力都相当有限。

  笔者认为,作为涉及十多个执法部门和全社会的控烟活动,应当制定更权威的法律法规,建议由国务院制定行政法规性质的《控烟条例》,必要时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出台法律性质的《控烟法》。

  目前,北京、广州、天津、哈尔滨等不少城市都制定实施了控烟地方性法规规章。

  在卫生部新规依然偏于原则,国家级控烟立法依然滞后的情况下,应当鼓励和推动各地结合本地实际情况,制定针对性、探索性和操作性更强的控烟地方性法规规章,为落实卫生部新规创造条件,为促进国家控烟立法积累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