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蔬菜加价现场采访:“茄王”进城“身价”暴涨3倍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7日 11:1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网 | 手机看视频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地头批发1.5元一斤的茄子,到达100公里外的兰州零售价增至4.5元。

  春节以来,全国各大城市的菜价一直高位运行。记者采访发现,在“葱击波”等高菜价现象下,市民喊吃不起、菜农说利微薄,菜贩表示很冤屈。专家表示,高菜价下,市民、菜农、中间商“两头诉苦、中间喊冤”,而政府调控无从下手,其实是“城市病”集中爆发的表现。

  “茄王”进城身价翻番

  3月23日,甘肃省白银市水川镇菜农强发成吃过早饭便进到自家大棚里开始采摘茄子。他种的茄子是一种长而粗壮、被称为“茄王”的茄子。

  “这几天行情不好,今天的价钱才1.5元。”强发成说。由于大棚和室外的温度相差近10℃,没一会强发成衣服已被汗水湿透。

  “这是一个苦差事,比种大田累,风险也大。”强发成说,“除去大棚材料、化肥、农药、种子等成本,好年景能有约2万元的收益,但遇到病害或行情不好的年景,赔也是有可能的。”强发成和妻子经营两个大棚,再多他们也顾不过来了,起起落落的菜价也让他们无奈。

  之后,记者跟随强发成采摘的茄子,一路到达100公里外的省会兰州市,直到最末端的零售环节--兰州市城关区定西路一支路蔬菜市场,在这里,强发成的“茄王”身价大增,以每斤4元的价格销售,有些市场甚至达到4.5元。在这之前,“葱击波”的冲击曾让这个市场的菜价陷入“疯狂”。

  兰州市公务员、教师工资一般只有两三千元,茄子一斤就要4元。在这个市场,记者随机采访的几位市民都直喊菜价高得吃不起。

  高菜价销售链:两头诉苦 中间喊冤

  城市居民反映,收入低,菜价高,吃不起;菜农说,种菜辛苦、利薄,远不如贩菜。那是菜贩抬高了价格吗?

  强发成30箱“茄王”摘完,当地蔬菜代办李国金派来收菜的三轮车已等在地头。水川镇的蔬菜大棚都是一家一户种植,由于产量小而分散,为一级批发商一家一户收购蔬菜的代办便应运而生,成为不可缺少的一环。

  “菜在我手里过一遍,每斤加价7分钱。”李国金说,一箱“茄王”重约25斤,雇人拉一箱0.4元,捆一箱0.3元,再加上油钱、材料钱,平摊下来每斤实际纯挣3分钱。

  李国金介绍,就这3分钱挣得还有风险。前几天,他头天按每斤2.2元收的“茄王”,到第二天大车来拉的时候已跌到每斤2元,一斤赔0.2元。

  代办挣得不多,一级批发商呢?

  23日下午,一级批发商李德春从代办李国金的手里收购了强发成的“茄王”后运往兰州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大青山水果蔬菜批发市场。24日,强发成的“茄王”以每斤2元的价格销售给兰州市一些零售菜贩以及来自甘肃其他城市的二级批发商。

  “我这一环加价看似较多,但实际每斤最多只能挣0.2元。”李德春掰着指头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装车费100元、油费300元、大青山市场进门费200元、停车费10元、市场代办费或租称费30元、空车返回时的高速路收费45元。另外,如果一天卖不掉还要食宿费;第二天菜变蔫了,要折价卖,碰到跌价得赔本卖。

  “和代办相比,我投入的成本更大,风险也更大。”李德春说。

  在兰州市城关区定西路一支路蔬菜市场,强发成的“茄王”在这里加价至4元。这一环节最挣钱?

  “没听说过哪个摆摊的能发大财!”来自河南的菜贩刘禄苦笑着说,他在兰州从事蔬菜零售已近10年。“蔬菜零售是个苦力活,无论冬夏,每天天不亮就要去批菜,天天风吹日晒,所得收入也不过是刚刚维持生计。”

  记者采访一些蔬菜零售商贩了解到,这一环节加价多,是因为批发来的蔬菜要拆包零售,损耗较大,蔬菜挑挑拣拣易坏,租摊位等成本较高。

  高菜价背后是“城市病”

  从“茄王”进城之路看,各环节都必不可少,加价也都“有理有据”,高菜价问题到底出在哪?

  兰州市城关区商务局副局长郭霆因分管市场工作,长期关注菜价,他认为高菜价是“城市病”的一种表现。他说,正确认识菜价,要分析产业链各环节的收费或加价是否合理,是否存在暴利,如果没有,那恐怕不是简单的菜价问题。

  梳理“茄王”进城之路,记者发现高菜价背后其实是三大“城市病”:

  症状一:城市功能不完善,物流成本过高。

  一座城市在扩张的同时,应该是配套扩大其生产基地。相反,很多城市在扩张时,却消减蔬菜基地增加商业用地,转而依赖外地市场。就兰州而言,距离市中心几公里的雁滩地区在上世纪80年代还是农村,蔬菜、水果供应全市。在城市飞速扩张的步伐下,现在的雁滩早已不见了田地,被林立的高楼覆盖,成了繁华的商业区。

  甘肃省经济作物技术推广站站长赵贵宾认为,甘肃冬春季蔬菜价格高昂,与本地设施蔬菜量不足密切相关,兰州也不例外。他说:“冬春季70%以上靠调入,而在夏秋季,兰州菜又主要供应东南沿海。”

  李德春说:“白银的蔬菜运到兰州,100多公里价格都要翻一番多,南方运来的蔬菜距离更远、环节更多,加价幅度更可想而知。最近油价上涨,成本还得涨。”

  症状二:政府投资欠缺 高收费成高菜价“帮凶”

  在“茄王”进城路上,记者注意到一个特别的环节--一级批发市场。大青山水果蔬菜批发市场的菜贩介绍,一辆载货5吨的车进场,进门费就得200元/车,大车最高可达1000元/车,另外还有停车费、代办费。另据一些二级批发商介绍,空车进市场配菜也得缴30元费用。

  因具有一定垄断地位,这一建立时间不长的市场收费涨速之快令菜贩吃不消。“载货5吨的货车进门费最初是35元,后来涨到50元,去年还是100元,临近春节时一下提高到200元。”菜贩刘文斌说,“这一市场是几个大老板办的,人家想涨就涨,没办法。”

  在兰州市城关区定西路一支路蔬菜市场,记者也了解到,摊位租金每平方米80元-150元,仅此一项,菜贩每月就要付出800元-1500元。

  郭霆介绍,目前城市里的肉菜零售批发市场多是国企改制时“退二进三”的企业建设,还有一部分是民营企业,政府投资很少,其公益性难以体现,必然以追求最大盈利为目的。

  症状三:城市生活成本高 “最后一公里”难让利

  郭霆介绍,目前在兰州从事蔬菜行业的多是外地人,拖家带口。城市生活成本的不断增长,使各个环节的菜贩以及相关产业人员的生活压力不断增大。就零售环节而言,房租、摊位租金、孩子上学、日常开支全靠一个菜摊,一个小菜贩每天销售的菜量是有限的,依靠这有限的销量来保障一家人的城市生活,必须加价到一定幅度,这也导致“最后一公里”难以让利。

  刘禄也说,近年兰州市房租一路上涨,60平方米的房子租金已经由每月400元涨到了1200元,小孩在静宁路小学上4年级,虽然没有学费,但小饭桌等杂七杂八的费用下来也要七八百元,光孩子上学和房租每月就要2000元。“能在维持日常开支后略有剩余,我们就很满足了。”刘禄苦笑道。

  针对高昂的菜价,郭霆以及甘肃省商务厅副研究员黄智杰坦言,目前,地方已没有有效的手段来调控菜价,关键还需城市管理者不断完善城市功能,加大城市大宗蔬菜基地建设力度,减少流通环节,加大这一民生领域的投入力度,降低或取消部分收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