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李途纯(资料图片)

  2012年2月15日下午,湖南省株洲市黑龙江路上的太子奶集团格外冷清。近千亩的工业园里,几乎看不到人影。五六百名仍在生产的员工集中在一个车间内,似乎无法让外人感觉到他们的存在,倒是竖在园区

  门口“债权债务登记处”的指示牌格外醒目。

  这里的主人曾是全国最大乳酸菌企业创始人李途纯。2010年6月,他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株洲市检查机关批准逮捕。今年1月,李途纯终于重获自由。被羁押的15个月中,拥有的太子奶集团一半以上的股份,因企业破产化为乌有。谈起对这15个月的牢狱之灾有什么想法,李途纯洒脱中带着一点苦涩,“本人一直申明放弃国家赔偿,如果一定要赔也只要一块钱。我只是希望在法制的环境下,让遭受误读的一批民营企业家得到公正对待。”

  国企员工的创业冲动

  38岁以前,恐怕连李途纯自己也没有想到,将来能成为亿万富翁。他的事业发展,是一部典型的草根奋斗童话。

  1982年毕业于株洲师范学院的李途纯当过教员,又在株洲市第一粮油公司做到中层干部,此后辞职,怀揣300元到深圳打工。

  也许是被金钱吸引,也许是认为金钱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待遇问题一直是吸引李途纯们离开国企独自创业的核心动力。

  这样的例子在太子奶集团并不罕见。曾有一位株洲市十大商场之一的商场总经理,在40岁时,辞职后到太子奶集团应聘普通销售员,最终做到集团的高层。“我们渴望证明自己,实现自己的价值。也许只有生活在那个年代,才能真正能体会我们的创业心情。”这位高层说。

  1993年,李途纯贷款10万元,靠印制挂历,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直到他接触到一种名为活菌奶的乳品饮料,才拉开李氏创业神话的序幕。

  1996年,李途纯回到湖南株洲,在中国乳酸菌发酵奶创始人盛延龄教授的帮助下,开办了太子奶厂。

  “央视标王”功成名就

  太子奶真正被人所知,最初是1997年的“央视标王”事件。李途纯以8888万元的高价,夺取了央视黄金时段消费品广告标王。

  据后来任太子奶集团某大区区域销售经理的阿杰(化名)回忆,1997年至1998年其间,太子奶的年销售额也就两三千万。当时销售员的工资只有300多块钱,公司高层每月也只领到1000多块钱。在很多员工看来,以近9000万的高价做广告,无异于一次疯狂的赌博。

  事实证明李途纯是正确的,“标王”为太子奶换来了6亿元的订单,由此得到的知名度等无形资产,更是无法以金钱来精确计算。

  李途纯不断将获得的收益投入到生产、建设中,扩大经营规模。在订单数量飞涨的时候,李途纯因对生产的持续投入,甚至延迟发放员工几个月的工资。

  2004年,太子奶便以76.2%的市场占有率高居同行榜首。同时,太子奶集团高调宣布将斥资20亿元在湖南株洲、北京密云、湖北黄冈和江苏昆山新建4个生产基地。随着基建的全面铺开,2005年李途纯又对外宣布:10年后太子奶集团年销售额将突破1000亿元,直接从业人数将达到数十万人。“十年后销售超越一千亿”的鎏金大字更是挂在了太子奶集团的工业园区内。

  与1000亿元宏伟目标同时实施的还有多元化战略,太子奶集团的业务涉及童装、酿酒、房地产、餐饮等多个种类,资金也按一定比例分流到不同的项目上,资金开始出现吃紧。在有些人看来,这似乎正是太子奶集团从鼎盛走向衰败的前兆。

  对于当时的太子奶来说,很多方面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最大的难题是两个字缺钱。资金吃紧,李途纯不得不加紧寻找更多的融资途径。

  2007年,太子奶引进英联、摩根士丹利、高盛等风险投资7300万美元注资,同时由花旗银行领衔,荷兰银行等六家外资银行又共同对太子奶集团提供了5亿元的授信,谋划上市。这被认为是李途纯的又一次豪赌,赌注是他对太子奶的控制权。只是注入的资金,仍无法保证公司的计划顺利实施,最大的难题还是两个字缺钱。

  从政府接管到破产被拘

  据媒体报道,当时总资产25.99亿元的太子奶,负债高达27亿元,陷入资不抵债境地。2009年1月15日,株洲市政府与各相关方达成新的救助计划:由株洲市政府成立专门公司来租赁经营太子奶,即后来的株洲高科奶业集团,株洲市天元区委常委、株洲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文迪波(正处级)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2009年1月20日,高科奶业正式成立,太子奶交由高科奶业经营。株洲市政府将向产高科奶业陆续投入流动资金1亿元左右。高科奶业属于国有企业,株洲高科集团有限公司和株洲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分别占股58.3%和41.7%。

  此后,高科奶业自身的资金也难以为继,引入上海明观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北京商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对高科奶业进行重组。

  2010年2月1日,高科奶业在株洲市工商局完成了股权变更。上海明观和北京商络分别投资1000万元,各占高科奶业31%的股份,株洲高科集团有限公司股权稀释至21%,株洲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股权稀释为15%。

  这意味着高科奶业的“国有企业”身份已发生变化,而法人代表仍为文迪波。高科奶业变更股权彻底激怒了李途纯,其代理律师王清辉接受采访时曾分析,“民营控股”的高科奶业意图十分明显,就是想侵吞太子奶,而这是李途纯所坚决不同意的,于是双方彻底走向决裂。

  2010年6月7日,株洲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对李途纯及其儿子李帅和部分原太子奶高管等,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6月13日,李途纯被刑拘。7月20日,株洲市天元区检察院对李途纯予以批捕。

  2010年7月23日,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太子奶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并选定北京市德恒律师事务所为破产重整管理人。2011年7月,文迪波被湖南省纪委“双规”。

  2012年1月20日,株洲市天元区人民检察院对李途纯案件作出《不起诉决定书》。李途纯恢复自由身。

  近日,记者拨通了李途纯妻子金晓琳的电话,说明采访意图后,电话突然断线。记者随后多次拨打,均无人接听。而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恢复自由身后,在谈起对这15个月的牢狱之灾有什么想法,李途纯的表态洒脱中带着一点苦涩,“本人一直申明放弃国家赔偿,如果一定要赔也只要一块钱。我只是希望在法制的环境下,让遭受误读的一批民营企业家得到公正对待。”

  太子奶与李途纯:一个前途未明 一个已图再起

  李途纯是否有罪已有定论,而太子奶重整后,是否能恢复昔日的风采,目前仍不明朗。

  在太子奶集团工作了14年的阿杰,目前仍在太子奶工作,他和同事们还会经常说起李途纯。他说,虽然太子奶几经转手,而多数员工还是更怀念李途纯在位的日子。

  对于太子奶集团重整一事,阿杰举例说,如果把负债的太子奶集团看作是一辆价值20万元的旧车,购买者可能会花几万元买下它。这些人或许更看重它的发动机或其他零部件,而不是车整体的使用价值。

  “李途纯被羁押其间,没有精力和能力,参与决定太子奶集团的生死。”太子奶副总裁易恒(化名)说,龙年春节,他在湖南见到了李途纯。李途纯身体大不如前,病得很重,但风采犹存。

  当被问及李途纯是否可能东山再起时,易恒毫不犹豫地回答:“肯定的,他是个闲不住的人”。

  早在几个月前,太子奶被三元股份(600429.SH)和新华联(000620)控股有限公司组成的联合体,以7亿元的出资接盘。

  李途纯的代理律师、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主任翟玉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我们正在商讨维权的方案”,下一步是要依法维护李途纯作为太子奶集团股东的合法权益,并争取国家赔偿。这或许会让太子奶这场一度平息的“战火”再添变数。

  不过,李途纯已经没有重掌太子奶帅印的可能。据一位密切接触李途纯的人向媒体透露,李途纯已有另起炉灶的打算,“李总的态度很明确,还是想搞企业”。(专题撰文\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彭博 蔡胜龙)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太子奶重整前途不明朗 李途纯不要国家赔偿欲重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