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沸沸扬扬的茅台酒“被奢侈”事件,居然引得上海人大代表提了个匪夷所思的建议:公款消费禁喝茅台。

  上海人大代表的建议,再一次将中国人喜欢的茅台酒推上风口浪尖,有论者认为,“公款消费抬涨了茅台酒的价格,茅台酒的奢侈滋长了官场的腐败。”因此公款消费禁喝茅台也就顺理成章了。笔者闻之,先是抱之一笑,笑过之后,却又如鲠在喉。

  人大代表的建议,原不值一驳。禁了茅台,是否要禁五粮液、国窖1573、拉菲红酒……长长的名单亟待开列。如果不能开列,我们似乎可以大胆猜测,该人大代表是某酒厂的托,以代表之身份,行地方保护主义之实。如果开列了这样的名单,我们会发现这也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酒业是个开放的市场,禁了茅台等传统高档酒,自会有其他新高档酒填补商场空白,茅台也完全可以大胆易名,五粮液也可以考虑改名“六粮液”。此说绝不是戏言,君不见药品市场改个包装,改个剂量,价格越调越涨。监管部门忙里忙外,老百姓依然叫苦不迭。并非完全市场化的药品价格尚且愈治愈乱,又想以行政手段干预纯消费品的白酒市场,这完全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单边监管方式,不找公款消费体制上的根源下药,胡乱一禁了之,这样的无用功我们做的还少吗?

  茅台此番成为“话题商品”,源于“被奢侈品”。胡润排行榜的根据如何,姑且不论。但至少可以断定,茅台酒从未宣布“提升”自己到“奢侈品”行列。查百度百科可知,奢侈品(Luxury)在国际上又称为非生活必需品。在经济学上讲,指的是价值/品质关系比值最高的产品。奢侈品的消费是一种高档消费的行为,奢侈品这个词本身并无贬义。国内品牌首次入选奢侈品迎来的不是赞赏,却是冷嘲热讽,让人难以理解。茅台走红确实有公款消费推动之功,但我们如果将愤怒的对象放到茅台之上,那就弄错了对象。官员追捧某一商品,这不是该商品的错,而是我们的监管体制的问题。弄错了对象,徒以泄愤为乐,终究于事无补。何况,追捧国产民族精品茅台背后,还有中国高端消费文化的追捧者,他们酷爱收藏中国酒,正在构建中国的酒文化,胡乱扣上腐败的帽子,无益于中国消费文化的成熟,对于急需以消费拉动经济的当前中国也绝无益处。中国已经是国外奢侈品消费大国,作为非生活必需品,我们完全有理由以自信和理性的态度乐见更多的国产品牌入选奢侈品。

  君子“不患寡而患不均”,逆向思维,我们也应“不患价高而患不均”。价格的高低,终究应由市场决定,我们手中自有钞票这张选票,认为茅台价格不合理,不投给它便是,价格撑不住了自然会降下来。但若这选票没有公正地分配给大家,那体制才是我们要努力改良的对象,也是症结所在。非理性的民粹主义鼓噪,只会滋生救火式的单边监管,无助于我们再度启程,中国也不可能创造出世界顶级高端品牌。改革三十多年小有成就之后,再次厘清政府和市场的边界,厘清效率和公正的责权,是一个大问题。(李显峰)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公款消费禁喝”引热议 建议:将茅台还给市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