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收购酒庄的时候,心中的激荡很难用语言描述。”今年2月,现任通灵珠宝CEO的沈东军收购了法国波尔多的乐朗酒庄(Laulan Ducos)。这是中国资本对海外酒庄的第六次公开收购,也是以私人身份收购的第一次。

  酒庄成为中国富豪新的投资方向

  回想起协议签署的最后关头,沈东军仍记得其中惊险酒庄方面临时变更,当时还在波尔多乡下的沈东军需要紧急召集团队与律师会面。当一群人“杀”到市中心的麦当劳,沈东军面对的是一张来不及写上更改函的空白纸。“律师说,你要是相信我,你就签,签完之后我就在这张空白纸上把变更协议写上去,再赶快拿到酒庄让他们签。”沈东军当下就在这张白纸上签字,次日便收到了对方同意的消息。

  在沈东军之前,中国资本其实已经五次征逐闻名世界的波尔多酒庄。其中最早是在2008年,龙海集团收购了年产16万瓶酒的拉图拉甘酒庄(Chateau Latour-Leguens);2009年,中国香港A&A国际公司购买了Richelieu酒庄(波尔多最古老的酒庄之一)的控股权;2010年11月,一位中国亿万富豪买下了位于布朗坡地产区的拉菲特古堡(Chenu Lafitte);然后是2011年2月,中粮集团斥资千万欧元,买下了波尔多的雷沃堡酒庄。年中,赵薇、廖碧儿购买波尔多酒庄的余热还未散尽,又有两家波尔多酒庄被中国买家收购。截至目前,中国买家公开收购波尔多酒庄的数量已上升至13个。

  发现之旅

  沈东军收购葡萄酒庄的过程,更像一场发现之旅。

  在收购乐朗酒庄前,他遍寻世界各地的葡萄酒产区,意大利、法国、德国乃至澳大利亚都有他的足迹。这场带有目标的旅行持续5年之久,直到去年,他再次回到法国波尔多左岸,像往常一样到葡萄酒吧小坐,意外尝到乐朗美酒。那日恰巧酒吧老板与乐朗庄主熟识,经过一番牵线搭桥,有心转手的庄主和踏破铁鞋的沈东军一拍即合。

  为了让收购顺利进行,沈东军组成了非常专业的收购团队。“无论花多高的价钱,我们一定是找最专业的团队去谈判。我当时找的律师是美国人,在法国做了十年的国际收购。我还找了波尔多当地一位83岁的老先生为我们做公证人,他做了一辈子红酒。”在沈东军跟对方谈判前,专业团队的一切准备工作皆就绪,“所以整件事情做下来很快很顺。”他说,原本要耗时两年半甚至更长的酒庄收购,在短短8个月内便完成了交接。

  沈东军收购酒庄的初衷,当然是因为爱酒,“尤其是当我在酒庄喝到好酒的时候,更有渴望拥有的欲望。”回忆起收购酒庄的经历,沈东军觉得自己与乐朗酒庄的相遇是种必然。收购之后,他的大半年时光都在酒庄中度过,享受坐拥酒庄葡萄香的惬意与豪情。

  在他的描述中,酒庄生活是辛苦中充满期待的。不仅要费心打理各种琐碎的事务,更让他忧心的是每日天气,他笑言:“在拥有酒庄之前,我还没听说过可以为葡萄上‘冰雹险’的。”

  今年9月,他亲身经历了葡萄的收获季,体验了一回农夫收获的兴奋,“清晨五六点钟,我们就进葡萄园采摘葡萄。当真正把葡萄收割上来投入车筐的时候,你会非常喜悦。”

  由于产量的限制和对品质的要求,那些个头小、过熟或者尚未熟透的葡萄必须丢弃,这类作废的葡萄要占庄园全部产量的三分之一。“扔掉的话,我觉得太可惜,就留下来自己吃。味道都很好,很甜。”对沈东军而言,拥有酒庄后最浪漫的事,便是“在无污染的环境里,躺在酒庄里,拿一杯红酒,望着天空的星星,仰望整个银河系”。

  收购酒庄正当时

  “中国富豪正在掀起新一轮的酒庄购买热潮。”上海臻堡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投资总监朱钦如是分析。

  随着中国消费者对海外酒庄酒的需求渐强,处于上游的葡萄酒庄收购亦成为一场热战。朱钦介绍,世界葡萄酒在上世纪的两次大发展都是和某一个国家的经济崛起紧密联系的,美国和日本都曾扮演这一角色。现在,中国市场成为全球葡萄酒的重要支撑,如果具备成熟的国内渠道,目前入手酒庄无疑是很好的时机。在他看来,法国除顶级酒庄依然热辣外,大部分普通酒庄的日子都很艰难,“此时中国买家如果出手,砍价的余地会比较大。”

  低迷的全球经济尤其是风雨飘摇的欧洲经济,给了中国富豪征逐酒庄一个绝好的机会。

  朱钦说,除了上述被媒体高调曝光的收购者,还有更多正在进行和酝酿中的收购尚未公开。除了法国波尔多地区,澳大利亚、加拿大、南美的酒庄同样被中国富豪乃至财团看中。

  虽然波尔多地区分布着大大小小9000多家酒庄,但无论怎样,购买这些存世百年以上酒庄都需要巨大的财力支持。朱钦告诉记者:“酒庄收购和其他的葡萄酒投资比起来,更加复杂,且纯投资的占其中少数。”

  目前,收购酒庄可粗略分为单纯投资和企业战略两种。前者多为个人行为,而后者往往是财团购买。比如中粮集团收购雷沃堡,就是产业扩充的需求。而沈东军的收购,以资本项目来运作和纯投资也存在区别。

  有的公司为提升企业形象,也会购买酒庄。2011年7月,法国保险公司就以2亿欧元的天价,从美国私募Colony Capital手中收购了波尔多Lascombes酒庄。Lascombes是一个名气较大的二级庄,位于玛歌产区。据报道,2001年,Colony Capital以6900万美元购得Lascombes,历经10年增值一倍多。另一种方式是移民购买,尤其是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的投资移民。因为移民本身需要投一些项目,所以买酒庄成为很多人的选择,而且他们也认为将酒庄所产葡萄酒运到中国,市场前景十分看好。

  名庄难入手

  收购酒庄正处好时机,但这并不代表就能买到顶级酒庄。

  在朱钦看来,迄今为止,中国买家已购的酒庄都不是实力最强的。原因在于,具备实力的列级酒庄根本不可能出售,而中国人尤其难买到名庄,“因为法国人出售这些酒庄时,会有一些非经济类门槛,这就是购买酒庄的‘潜规则’。”

  在法国,以下两种情况最可能让酒庄主人割爱:一是庄主不想做了,二是遗产税太高,庄主被迫转让。

  即便这样,法国人对外国资本也相当敏感。酒庄轻易不卖给外国人,对中国、日本等东方国家尤其如此。早在上世纪80年代,日本人就想收购著名的龙泉庄,但从最开始谈到最近一次的收购,日本人也只和另一家法国财团各自分享了50%的股权。

  沈东军收购的乐朗酒庄位于法国波尔多左岸的梅多克法定葡萄酒产区,其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460年。它占地30公顷,比之前中粮收购的雷沃堡酒庄更大。法国葡萄酒拥有严格的品级体系,虽然由于1885年后,最高级的列级名庄不再吸纳成员,但作为后起之秀的乐朗酒庄,凭借可以媲美列级名庄的葡萄酒口感,被波尔多梅多克贵族名庄协会授为贵族名庄。据称,在目前国内收购的所有法国酒庄中,这已是最高级别的酒庄。

  收购酒庄最著名的一波三折的故事,莫过于上世纪90年代法国奢侈巨头PPR集团购买拉图庄(Chateau Latour)。其时,有好几家外国财团参与竞投,出价也很高,但法国人和法国媒体却开始抗议,因为拉图在法国人的心目中相当于中国的茅台(600519,股吧),法国人无法忍受它被外国资本接管。最后,PPR集团以比外国财团稍低的价格出手,成功购得拉图庄,并因此被视为法国的民族英雄。

  而史上最著名的收购案莫过于享有“亿万富翁之酒”的罗马尼·康帝园(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的几次易手了。发生在1760年的那次收购,就连路易十五的情人蓬巴杜夫人也是落败者。另外,名庄的天价也令人咋舌。据传,法国保险公司购买的Lascombes,已是二等庄里比较弱的,但仍以2亿欧元成交。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中国富豪掀酒庄购买热潮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