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伴随着“黑天鹅”、“踩踏”、“梦碎”、“逼宫”等扎眼字眼,“重啤事件”连续多日登上各大财经媒体头条,基金经理们绷紧的神经被重度灼伤。

  12月8日,重庆啤酒发布了控股子公司重庆佳辰生物工程公司研发治疗用(合成肽)乙型肝炎疫苗的进展,市场对于“治疗性(合成肽)乙肝疫苗”II期研发揭盲进展的失望之情,很快在资本市场上有了强烈表现。14日,重庆啤酒开盘继续跌停报47.86元,至此已连续5日跌停。

  而对于重仓持有该股的基金和券商等投资者来说,噩梦还将继续。

  基金“逼宫”

  在重庆啤酒的一路跌停中,基金公司尤其是大成基金损失惨重。据WIND资讯的统计数据,截至第三季度末共有9只“大成系”基金重仓持有重庆啤酒达到4495.15万股,分别是大成创新成长、大成财富2020、大成优选、基金景福、大成精选增值、大成景阳领先、基金景宏、大成核心、大成行业轮动,合计持有股数达到4495万股,占流通股比例近10%。如果“大成系”此前没有抛售,按照13日的收盘价格计算,四个交易日其浮动亏损就已经达到了12.5亿元。

  大成基金公司接连发布估值调整公告以应对赎回压力,12月8日起对重庆啤酒调整后的估值价格为59.09元;13日,再度将重庆啤酒的估值调整为47.86元。期间,大成基金难以克制冷静,在12日发布公告,声称作为重庆啤酒的主要流通股股东之一,要求重庆啤酒向上海交易所申请股票停牌,直至信息披露完整、充分——这被冠以A股市场首例基金“逼宫”上市公司停牌的事件。

  有分析人士将大成基金逼宫的举动注解为:“转移市场注意力”,集体重仓的方式本身就有“豪赌”之嫌,给基民造成的损失仍在不断拉大,对此大成基金也应该作出解释说明。

  专注于中美两国医疗风投的维梧创投管理合伙人赵晋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创新产品失败的风险本来就很高,投资者对于医疗产品的投资需要专业判断,投资医药产品更是一个长期过程,其中风险应该充分考虑。

  “如果重庆啤酒乙肝疫苗研究受挫,我一点不觉得吃惊,”他说,“在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如果每年受理100个新产品申请,通过率仅有8%,在中国也大概是如此。”他认为,重庆啤酒应该做更完整的披露,而机构也应该对投资者在商业判断和技术判断上作交代。

  据2011年基金三季报统计,多达19只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出现了重庆啤酒的身影,合计持有市值为31亿元。除大成基金外,富国基金公司今年三季报显示,旗下4只基金重仓持有重庆啤酒,合计持252.13万股,持仓最重的一只基金占资产净值的4.24%。国泰基金公司旗下的国泰小盘也重仓持有重庆啤酒88.5万股,占基金资产净值的4.04%。

  市场猜测认为,相关基金公司为应对重庆啤酒事件导致的持有人赎回,可能会卖出其持有的其他重仓股。而其他基金公司也可能会抢先抛售手中持有的相同个股。而且眼下正值决定各基金年度排名的最后时间段,这些个股股价的变动或将引起基金净值排名变化,这将引发其他基金经理抢先行动。事实上,从近几个交易日看,重庆啤酒的下跌已经引起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相关基金公司重仓的医药股均出现大幅下跌。

  渤海证券分析师黄向前报告认为,由于重庆啤酒连续无量跌停,出货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基金将被迫抛售其他股票套现来应对赎回,这将势必打压其他重仓股的价格。三季报显示,莱宝高科分别是大成精选增值和大成行业轮动的第三大重仓股,海南海药(24.30,-0.37,-1.50%)是大成财富管理2020的第五大重仓股,王府井(32.98,-0.03,-0.09%)是大成创新的第五大重仓股,康美药业(12.47,-0.16,-1.27%)是大成景阳领先、核心双动力的第一大和第三大重仓股。他建议投资者对重仓这些股票的基金谨慎回避。

  机构“豪赌”

  一只新药品一旦成功将带来巨额暴利,但是医药研发成功率极低,有很高的风险性,如前文提到的一些机构投资者集体杀入一个上市公司,实属罕见。公募基金顾名思义就是利用专业能力,受众理财,分散风险。而上述做法,已经违背其投资逻辑,这已经不是基金公司的投资方式,而像散户的豪赌心理。

  2007年,市场对于重庆啤酒乙肝疫苗的未来便已存异议,“一只新药品要经过长达十几年的实验,投入大量的资金,即使这样,成功率还是很低。国外搞一个乙肝疫苗投资上亿美元,都没结果,国内的公司没有这么大的投资和科研实力想搞出一个新疫苗,很难。”当时广州一家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曾这样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他们公司里有着在医院长期工作经验的医药分析师,当时认为乙肝疫苗不可能成功,“我们不看好重庆啤酒”。

  而此后,重庆啤酒每隔几个星期,便发公告表示最近公司实验有几个实验样本表现良好。“从正常的公告角度,这点实验结果根本没必要,”深圳某不愿具名的私募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说,“这样做是因为重庆啤酒和某基金达成默契,为了确保公司股价不下跌,而不间断地发布利好,而且该基金旗下某基金经理曾经不小心卖出部分重庆啤酒的股票,结果被领导要求写检讨。”

  “如此重大的投资,基金需要到上市公司详细调研,沟通,而且要取得上市公司的配合。如果没有跟上市公司关系搞好,就重仓杀入,怎么可能?”北京某机构研发部总监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如果仅仅是旗下一只基金买入,还可以理解,如此密集的资金买入,不排除此前和上市公司存在默契。”

  11月25日之前,重庆啤酒成交量最高在500万股左右,到停牌前一天的11月25日,成交量突然暴涨至1576万股,公司股价也从当日的涨停板回落,11月26日即告停牌。

  上述私募人士猜测,此次爆发“重庆啤酒事件”很可能是双方关系破裂,现在重庆啤酒突然公布实验结果,从重庆啤酒发布利空的交易量看,有些先知先觉的机构,做到利空公告发布之前,提前出货,而上述提及的一些基金公司明显没提前获知消息。

  据媒体报道,大成基金医药研究员在上周四便飞赴重庆,与重庆啤酒进行交涉沟通。多日下来,尽管进展不大,但大成一直都在竭力要“讨个说法”。

  “其实基金的如此操作一直比较普遍,比如华商基金和华夏基金的重仓中恒集团,只是他们做到和上市公司沟通较好,能够及时逃离,基金管理公司的风险内控机制其实这十年没有多大的进步。”上述私募认为,“重庆啤酒和中恒集团操作路径类似,就是讲故事,拉高股价,或增发圈钱或高位出逃,在故事破灭前,基金一直充当了帮凶。”

  大成基金2009年进入重庆啤酒时,其持有的重啤成本约18元/股,按最近收盘价计算,大成基金仍有接近3倍的利润。12月8日,重庆啤酒的市盈率为182倍,股价为72.95元。但如果按照青岛啤酒与燕京啤酒20倍左右估值来计算,那么重庆啤酒的股价应该在8元?10元左右。股价要回归合理估值,重庆啤酒需要漫长的跌停。

  券商踩雷

  在市场上尚在猜度重庆啤酒还有几个跌停时,《中国经济周刊》发现遭遇重啤“黑天鹅”的除基金外,还有东北证券副总裁郭来生领衔的资管产品,总共5只集合理财产品中居然有4只持股在8.5%以上。

  上述4只集合理财产品三季度末总持股不过372.4万股,不过它们的净值缩水幅度却排在所有券商集合理财产品末尾,不比受创的基金们好多少。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三季度末,东北证券副总裁郭来生管理的东北证券2号和东北证券融通一期分别持有重庆啤酒55万股和23.5万股,占其净值比高达8.5%和9.40%,位列持仓第二和第一位。重庆啤酒复牌重挫后,让原本表现尚可的东北证券2号上周近一周净值在264只集合理财产品中排237位,融通一期更是名列倒数第一。

  今年5月20日新成立的融通一期,在中报公布时并未购入重庆啤酒,但三季度难抵“疫苗神话”诱惑,高位买进重啤23.5万股。重啤复牌后股价已由81.6元直线滑落至59.09元,而整个三季度重庆啤酒的成交均价不过67.64元,这也意味着融通一期已经被套了。

  此外,东北证券5号产品也由郭来生管理,因11月17日刚成立还未公布其持股公告,未知其会否再度重仓重庆啤酒。

  除了郭来生外,东北证券上海分公司副总经理王明威管理的另外两只集合理财产品东北证券1号、东北证券3号也同样重仓重啤。东北证券1号三季度末持有271.4万股,占其净值比9.57%,是其产品的头号重仓股;东北证券3号持有22.5万股,占净值比9.18%。上述两只产品最近一周排名也相应跌至倒数第二与倒数十五名。

  东北证券总共5只集合理财产品,共有4只“踩地雷”。业内人士分析东北证券应该也会跟随基金的操作,下调估值以应对赎回压力。至本刊截稿,东北证券未公开任何应对措施。

  券商踩雷在今年不是头一次,今年4月,因一季度重仓处于瘦肉精漩涡中心的双汇发展,致使由东方证券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陈光明亲自管理的东方红4号和东方红5号两只集合理财产品排名同类倒数。双汇“瘦肉精事件”已经成为多家基金公司的滑铁卢,东方证券向来表现出色的资产管理业务也受到波及。

  此前双汇发展等事件,由于大量基金进驻,可以联合抱团敦促公司采取措施,而此次涉及重庆啤酒“踩雷”的基金公司、券商数量并不多,其结果如何还需进一步观察。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重啤溃局:重仓漏听集结号机构愿赌不服输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