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烟台张裕葡萄酿酒公司周新明。高海宁摄

  拥有西北林业大学葡萄与葡萄酒专业硕士学位的周新明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念出了国内最权威葡萄与葡萄酒专业的研究生,还得去丘陵与葡萄打交道,而且一去就是4年!在张裕公司蓬莱大柳行葡萄种植基地的2000多亩葡萄园里,这位书生气十足的小伙子,不仅跑遍了方圆六个自然村的山山水水,也跑黑了脸庞,跑熟了乡亲,更跑会了一身葡萄把式的真功夫。他被大家称为跑丘陵的葡萄秀才。

 听导师的话,到烟台去种葡萄

  尽管是深秋时节,记者在张裕蓬莱大柳行种植基地见到戴着眼镜文绉绉的周新明时,他还穿着一身单薄的衣服。他告诉记者:“你看那些在园里追肥的果农,他们穿啥咱就穿啥。这个天儿,干活儿穿多了出大汗会感冒。”说着话,他伸出一双长满硬茧的手,握起来粗喇喇的,黝黑的脸庞现出腼腆的笑容。

  2007年,29岁的周新明从西北林大葡萄与葡萄酒专业研究生毕业。当时,导师的一句话让他走进了烟台。导师说,中国有一块特别适宜酿酒葡萄生长的地方,那里的纬度、自然气候条件能比得上法国的波尔多。那里种出的葡萄糖度高,香气细腻优雅,酿出的葡萄酒口味醇香、色泽迷人。去那里,能发挥知识特长,也许做上几年,还能培育出国内乃至世界上最好的葡萄,酿出不输给像法国波尔多那样的国产葡萄酒。到那时,会圆了几代人的梦。

  从导师的话中,周新明知道了那个地方叫烟台,烟台有个百年的葡萄酒企业叫张裕。毕业的第二天,他拎起行李就踏上了去烟台的路。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被张裕顺利录用后,他被公司派到了张裕蓬莱大柳行葡萄种植基地任技术员,每天和2000多亩丘陵山地开始了亲密接触。

  四年走了两趟长征路

  站在张裕蓬莱大柳行葡萄种植基地的上陈家村丘陵高坡上,放眼望去,一条条一字长蛇阵般的葡萄架一眼望不到边际。在蜿蜒的葡萄架间,通往各村的山间小路曲曲折折,坡路与沟坎交织。周新明说,他来这个基地的第一天起,就是从认识并学会走这些路开始的。

  周新明每天的起床闹钟定在早晨4点,这与当地农民的起居耕作习惯有关。“我的工作就是每天走15公里的山路到这6个村庄的葡萄园,然后与农民一起干活儿。他们什么时间来,什么时间走,我都得陪着。按每天走15公里算,4年下来,我也走了2万公里了,等于走了两趟长征路。”

  周新明的家是河南的,刚来基地时,很难听懂当地农民说的话。交流起来很困难,他就靠多走路认识更多些农民。后来,乡亲们看他很辛苦,为了方便沟通,很多人故意和他说半生不熟的普通话,这让小周很感动。

  “我们从家里走到葡萄园,做一天工都累得要命,何况小周这么个秀才身板,要走那么多路呢!”果农姚义林回想起一开始看到的小周,心疼地说,“一个白白净净的书生,脚上磨起大水泡,不喊一声疼。念了一肚子的书,看不到娇贵的地方,这就是我们庄户人家都喜欢他的原因。”

  周新明告诉记者,他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他从小就干庄稼活儿,所以对农民没有陌生的感觉。“农户人家性格豪爽,不喜欢拐弯抹角,你对他们好,他们就掏心窝子给你,久而久之,我就和当地的农民老大哥交上了朋友。”

  研究生就是研究生

  说起周新明有什么本事,上陈家村村民陈大智马上竖大拇指。他告诉记者,以前果农种葡萄都是瞎种。

  比方说产量,大家拼命往高产上使劲,每亩能产个五六千斤。但小周来了后,就一个一个给农户讲道理。周新明告诉大家,产量降下来,葡萄的糖度就会长上去,好的酿酒葡萄是讲究糖度的,二十度的就比十几度的价格高出一倍来。按张裕公司的“优质优价,以糖计价”原则,限产之后每亩的净收入不仅能增加不少,而且还能降低病虫害的几率,减少投入,减少收获期的人工成本。控不控产,收入差别很大。

  这笔账算得农户们心服,周新明就从开春后葡萄定芽时开始,挨家挨户帮农户们控剪芽苗。“小周走过的地方,肯定是一米架面15串果,收获时硬邦邦4公斤产量。”陈大智一开始不信小周的保证,但后来一称,简直让他心服口服。

  有一次,为了提高葡萄的糖度,周新明和一个当地很有名气的葡萄种植承包户打了一个赌。小周通过研究认为,传统收获期收获的葡萄糖度肯定不如延期十几天收获的高,而那个承包户则认为小周的结论不仅违反传统,而且会增加病害风险。

  在众人面前,小周大胆地和他打了个赌。结果,跟着小周晚收葡萄的农户平均比早收的这个承包户多收入了好几万块钱。这下可让大家服了,纷纷跟着周新明的指点种植。“小周尤其会看葡萄的病,他瞅一眼就会知道病根儿,药方开得准,一吃就灵,研究生就是研究生啊。”

  “在土地上看书等于无敌”

  在周新明简陋的宿舍,记者看到床头上是整整齐齐的专业书籍。周新明说,平时一个人在山上,累了就看本书,充实充实自已的头脑。“理论是离不开实践的,实践同样离不开理论指导,我的体会是,坐在土地上看书就等于无敌。”

  在学校时,周新明始终弄不明白葡萄酒的香气问题,在基地里和葡萄实实在在地打了几年交道之后,他悟出了其中的道理。

  “以前导师说,你能把烟台的葡萄种好,就能种好中国最好的葡萄,我一直搞不清。通过种植葡萄,我终于明白了其中的奥秘所在。”周新明说,因为烟台这个地区气候与内陆不同,新疆、宁夏属于大陆性气候,烟台属于海洋性气候。大陆性气候下的葡萄成熟期短、糖度大,酒体壮但香气不足。而海洋性气候的葡萄有很丰富的香气,酿出的葡萄酒就会显得酸甜口味非常和谐,结构感强。

  承包户孙得利对记者讲了一件事,他说,小周来基地的时候,每次下雨后都要在他的地里格外小心地转几圈。有一次,小周看完之后对他说,必须马上施药。结果,当年别的没施药的产区发生了严重的葡萄传染病。

  周新明告诉记者,这几年种葡萄种出经验,葡萄发芽时,芽很小,眼看不清的时候,凭经验一摸就知道将来能不能成,这也是光靠书本学不到的经验。

  摆弄葡萄 就和侍弄婴儿一样

  “葡萄属于娇贵的植物品种,你得好好对待它,小心伺候他。一不用心,它就耍脾气给你看。”在周新明的葡萄种植日记里,他用形象的比喻述说了种植葡萄的感受。

  周新明告诉记者,摆弄葡萄,从腊月开始就要忙活,一直忙活到深秋。人要十月怀胎,葡萄和人一样,一年到头下来,基本没闲下来的工夫。

  “腊月起,要剪枝,现在都是标准架型,一米架面要求留8到10个结果的母枝,每个母枝留4个枝节。这是公司规定的量化标准,对那些不符合要求的枝条就要修剪。剪完枝,要将剪掉的枝集中清理销毁,然后喷洒有机成分的杀菌剂。接下来的工作是绑枝,将长得不整齐的枝条绑在铁丝上,这算是第一道工作。”

  “开春后,要先选在第一场春雨后旋一次地,这样土地就会比较松软,下雨后雨水可以渗到根部。旋完地后枝条开始萌芽了,这就是一年中最关键的时候,不能有丝毫马虎。抹芽、定梢决定了当年葡萄的产量,也决定了农户全年的收入。因此,这段时间里我们的工作态度直接就决定了大家当年的收成。”

  按照周新明的要求,一米架面,按照产量目标,必须只留15个结果芽儿,这时候他就要每棵枝每个架去数一遍。“数得眼都花了,但决不能多,也不能少。”周新明说,有的树受过冻害,有的没有,管理起来方法也不一样,他经常是扯着嗓子去教,一天下来,说话都困难。

  “抹完芽定完梢打完头,就快到8月份了,这时候葡萄进入转色期,病虫害就快登门了。这时候要打药除草,然后进入采摘季。对于公司来讲,葡萄采摘要保证质量,这个环节要格外小心,一是别弄伤果,二是别让病坏果掺和进来,我们就要做好监督。有些承包户为了节省人工,对工人抓得不紧,我们就要去盯紧。这时候,平时对承包户的培训管理就显出成效来了,平时抓得紧,这时就省力。”

  周新明说,摘完葡萄,秋季还要施肥,忙完了,一年也就这样忙忙碌碌地过来了。“那时,我看着这些葡萄树,就好像看到我3岁的女儿。”周新明笑了。(记者 张坚栋)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跑丘陵的葡萄秀才:张裕葡萄园里的高材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