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大多数消费者熟悉蒙牛、牛根生,但可能不知道中国现代牧业控股有限公司(01117,HK;以下简称现代牧业)。这家国内最大的乳牛畜牧公司和最大的原料奶生产商,其原料奶的90%以上提供给蒙牛。

  现代牧业招股说明书显示,该公司股东及高管中有蒙牛的前高管,牛根生也和它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在经营中,该公司以复制的模式快速扩张,由2009/2010年度11个牧场、7.2万头乳牛的规模,扩大到2010/2011年度的17个牧场、11万头乳牛,营收在2010/2011年度达11.134亿元,同比增88%,净利润增100%。

  值得注意的是,与现代牧业“光鲜”的快速扩张相伴随的,是其难堪的一面。《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赴安徽、四川等地调查发现,其部分牧场的污染情况已让周边村民苦不堪言。

  安徽马鞍山牧场

  苍蝇满天飞,空气中迷漫着牛粪熏人的臭味。这不是垃圾处理厂,而是安徽马鞍山现代牧场附近村民的生活环境,村民称之为“害人的牧场”。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从2006年5月起,当地村民曾多次到相关部门上访,但时至今日,现代牧业的污染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卫生村变成“苍蝇村”

  10月下旬,当记者走到离牧场约1000米的地方时,就闻到了牛粪的臭味。“这都是牧场的臭味,这个季节还好,如果夏天来,会让你无法呼吸。”同行的司机周师傅说。

  呈现在记者眼前的,是一个东面靠山的八字形山谷,南面、北面村庄散落着约几百户农家,西面豁口5公里外是马鞍山市博望新区丹阳镇镇中心,山谷里正是现代牧业马鞍山牧场。

  “到夏天的时候最臭,家里的门窗都不敢开,家里的天花板和桌子上都是苍蝇。”村民柯师傅说道。另一村民抱怨称,自从现代牧场来了,我们的生活也被毁了。“家里的苍蝇多得可以用手抓。”邻居杨大爷告诉记者,“我女儿女婿在上海生活,因为牧场的牛粪味,每次回来都不愿意在家里多呆。”

  当地丹东村下兴组组长杨大宝也表示,“原来我们丹东村是安徽省卫生村,山清水秀,空气非常好,经常有外村的村民搬过来居住。但从2005年现代牧业来了后,留下来的都是老人或者没条件搬迁的村民。”据其介绍,原因正是现代牧业随意倾倒的牛粪填满了村里的池塘。

  “以前我们都在池塘洗菜、洗衣服,现在都看不到水了,全是牛粪,”杨大宝说,“现在村民吃水都有困难,地下井里的水打上来都有一些淡淡的牛粪味,没有办法喝,村民得到别的地方运水回来。”

  采访中,一辆满载着牛粪的车子从路边快速驶过。当记者准备追随其后,发现牛粪被倾倒在农田里,顿时一股酸臭味袭来。

  现代牧场早有污染“前科”

  “其实关于马鞍山现代牧场污染的问题,2007年就曾多次被媒体报道了。”马鞍山环保局宣教中心主任韩宁会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说,2007年马鞍山现代牧业将牛粪倾倒到毗邻的南京市江宁区横溪镇的一些村庄,造成苍蝇满村飞,池塘水发臭,种植的西瓜没人要。南京市江宁区环保局监察大队曾对倾倒牛粪的货车司机处以罚款,并为此派人到现代牧业交涉,情况得以扭转。

  《马鞍山年鉴》信息显示,2006年7月1日夜天降暴雨,现代牧业粪尿暴池,造成邻近乡镇2个自来水厂因水源污染停止供水,被污染当日取水口的水质为劣五类。根据安徽地方媒体的报道,暴雨导致牧场10吨牛粪流入每天为1万多人口供水近千吨的丹阳新河,当地政府花费5天时间新铺设3公里供水管道。在政府出面协商的情况下,现代牧业对该河流域的两家养殖户共计赔偿约66万元,另外支付铺设供水管道的费用32万元。

  “污染丹阳新河事件,是牧场成立以来最严重的事故。”马鞍山市环境监察支队支队长夏晓云对记者说。

  “牧场建立之初有考虑过选址的问题吗?”面对提问,韩宁会说:“这个项目是省里面招商引资来的,至于选址问题,我不是很清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此向现代牧业发出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安徽肥东牧场

  “全国人民喝牛奶,肥东人民喝牛尿。”在安徽肥东县,这句话广为流传。肥东县长王村村民汪师傅说,自从村里建了现代牧场后,牛粪污染越来越严重,村民就编出这样一句话。而在部分人看来,原先让许多外地村民羡慕的长王村,如今已经变成“牛屎村”。

  沼液占据数十亩田地

  11月1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肥东县白龙镇长王村的现代牧业肥东牧场,刚一下车,刺鼻的牛粪臭味便迎面扑来。

  “牧场两边田地都是被倒满了牛粪处理后的沼液,臭味熏天,老百姓家里的窗户都不能打开,否则都是牛粪的臭味。”汪师傅抱怨道。

  在汪师傅的指引下,记者在离牧场不到500米的地方找到了牧场排放沼液的田地。现场显示,至少有数十亩田地被填满了经处理过的牛粪沼液,黑糊糊的沼液连成一片。

  “这些被沼液所覆盖的田地,以前都是种庄稼的,自从被排放了沼液后,庄稼就不能种了。”村民张新河一脸无奈地说。

  沿着这些“沼液田”走了一圈,记者发现一条足有2000米长的水管正在向田里排放热气腾腾的沼液,而放眼看去,现场的水管纵横交错。“这些管道都是从牧场接出来的,有沼液还流到村民的水稻田中,造成水稻减产甚至绝收。”张新河说。

  张新河带着记者走到离沼液田地约50米的地方,记者看到,几十亩的水稻里全部注满了牛粪沼液,原本早应该到了收割季节的水稻,却因沼液的影响而无法收割。“这些水稻就是收上来,一亩地也收不到100斤,所以这些水稻村民都不要了。”张新河补充道。

  而在村民王师傅看来,现代牧场排放的沼液不但影响了他们的田地和生活环境,还威胁到了他们饮用水的安全。

  “这些被排放到田里的沼液,一到下雨天就会流到不远处的肥东众兴水库,我们整个肥东饮用的自来水都是从众兴水库来的,之前就有过因为下雨天沼液流到水库中的情况,”王师傅说,“水库离牧场不到1000米,如果下大暴雨后果不堪设想。”

  当记者致电现代牧场肥东基地厂长李建奇时,李称,“你先和马鞍山总部联系,只有他们同意后我才能回答你的问题,否则我不能接受你的采访。”

  长王村变成“牛屎村”

  记者随后找到了长王村村支书王国应。对于村民的说法,王国应表示,“村民说的是事实,牧场将沼液就这样随意排放,严重污染了我们长王村的环境。村里面整天是牛屎的臭味,就到这个季节家里还有很多苍蝇,这些都是现代牧场造成的。”

  据他透露,村里有人到上面去上访,也有环保局工作人下来检查过,但事情最后都没有真正得到解决。有的村民就是因为牛粪的臭味不愿意在家呆着,都出去打工了。

  “现在的长王村,简直就是‘牛屎村’。”村民王师傅忿忿地说。

  对此,肥东县环保局副局长李昌乐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时表示,“村民所说的情况确实有,曾经也有过沼液因为下雨流到众兴水库中影响了水质,但是牧场也不是全部把牛粪排放到农田中,很大一部分是牧场将牛粪处理成沼气用来发电。现在我们监察大队一个星期至少去查看一次,如果有发现随意排放沼液,我们将对现代牧场进行处罚,并要求整改。”

  四川洪雅牧场

  小小的苍蝇竟成了四川洪雅县东岳镇东岳村一队王女士一家挥之不去的梦魇。

  王女士家背后的山丘上就是现代牧业洪雅牧场,她家距现代牧业洪雅牧场仅有几十米的距离。在包括她在内的多位东岳村一队村民看来,出现苍蝇横飞的局面,与洪雅牧场有着紧密的联系。

  “苍蝇袭城”

  “夏天的时候,成群的苍蝇在屋里飞,日光灯上也落满了苍蝇,吃饭的时候苍蝇都飞到碗上,如果电饭煲不及时盖上,就会有很多苍蝇钻进去。”11月18日中午,王女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描述起她们家所遭受的“苍蝇袭城”困扰。她随后从屋里拿出了一张沾满苍蝇的粘蝇纸展示给记者看,“两天之内就粘了这么多的苍蝇,现在是冬天,苍蝇还少些,夏天的时候情况更严重。”

  “夏天的时候放四五张(粘蝇纸)在那里,一会儿就粘满了。”王女士一位邻居补充道。

  一些村民争相讲述称,从附近井里抽出来的水有异味,他们担心井水被污染了。“以前我们这里不是这样的。”王女士称。

  然而,洪雅县环保局监察大队陈大队长在电话中向记者表示,村民所讲的是片面之辞,洪雅牧场沼液、牛粪一点也不下河,全部用于还田还草。

  记者随后查询发现,此前曾有当地村民把现代牧业洪雅牧场存在的“污染问题”反映到网上。今年4月27日,有网友在人民网地方领导频道就洪雅牧场“存在污染”一事给洪雅县主要领导留言。5月31日,洪雅县环保局在该频道回复称,“网友反映的情况,县环境保护局进行了认真办理。”

  “洪雅现代牧场牛粪处理方式为厌氧发酵沼气发电,产生的沼液用于还田还草。因在沼液浇灌过程中,沼液灌溉存在过量、渗漏,这些沼液对附近沟渠造成了一定的污染。”洪雅县环保局表示,下一步,县环保局将进一步督促现代牧场严格落实各项整改事项。

  陈大队长说,现代牧业洪雅牧场于2009年投入运营,刚刚建成时,他们没有估计到南方的雨下得这么大,沼液储存能力不够,以前在下大雨时偶尔会有一点沼液漏出来。他们对洪雅牧场提出了整改要求,洪雅牧场新增了沼液池和粪污处理设施。从今年2月份开始就保证一点也没有这种问题了。

  拉一方粪牧场就给9元5角

  “一天要产生800方粪液 (沼液)。”老李(化名)11月18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老李自从前年就在现代牧业洪雅牧场工作,自称对牧场的情况非常熟悉。

  “现在粪液(沼液)就是外面的群众自行买车自行处理,”老李称,“不管谁拉一方粪出去,它(现代牧业洪雅牧场)就给9元5角钱。它这样就减轻了它的环保负担。”

  “买个车子去拉粪就发财了,一年能挣一二十万。”老李表示,如果现代牧业洪雅牧场用自己的车子去拉(沼液)随意倾倒,被环保局逮到了要罚款,而群众拉的沼液随处倾倒被抓住了则与洪雅牧场没有关系。

  千丘村的村民也向记者表示,有群众买了车拉沼液,经常随意倾倒沼液。记者在东岳镇看到了两辆拉沼液的车子,这种车子由普通的货车加上个金属箱子改装而成,箱子的尾部有一个阀门用于流出沼液。

  对上述情况,陈大队长则表示,他们此前接到过村民的举报,也多次跟踪,但未发现随意倾倒沼液的情况。“如果发现我们肯定会重处,现代牧场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对自己要求也很高,我们对它的要求也很高,如果发现有污染问题会随时对他们(进行)处罚。”

  为了求证老李的说法以及村民的对污染的质疑,11月18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到洪雅牧场进行采访,公司保安称,没有当地宣传部的许可,他们公司不会接受任何采访。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现代牧业被曝随意倾倒牛粪污染周边环境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