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大量游资进入推高价格 动荡困局有望走向正轨

  “西部药都”陇西正在煎熬中期待蝶变新生。

  今年4月,媒体曝光当地愈演愈烈的中药材“硫磺熏蒸”现象后,甘肃省陇西县为外界所广泛关注。

  一场“扫磺”风暴随即刮过。对这个中药材种植大县来说,今年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年。即使放大到整个甘肃,中药材还从来没有像今年这样挑动社会各相关利益群体的欲望。

  随着这个拥有2600多万人口的农业大省实现了粮食自给,受种植比较效益和市场需求拉动,种植结构优化,药农种植积极性提高,甘肃省中药材生产呈现持续规模化发展的强劲势头,以致在2007年便以224万亩的中药材种植面积位列全国第一,成为全国名副其实的中药材优势主产区之一。

  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赶赴陇西调查遍访农户、药商、药企,试图厘清这条复杂链条上的各个环节,并从中寻找西部中药材产业健康发展的启示。

  “劣币逐良币”

  在自家院子里,43岁的农民梁小彦说,他已经有10多年不种小麦了。自1985年开始,当地农民已逐渐减少粮食种植面积,开始大规模种植党参。

  梁小彦家有5口人,18亩土地,全家所有的收入基本都来自土地。今年他种了6亩甘草、4亩黄芪、3亩黄芩,剩下的全部是土豆和蔬菜。

  3年前,他还远在浙江打工。他用打工10年积攒的10余万元作为资本,开始尝试收购药材。现在,他拥有“双重身份”——既是中药材的种植者,又是倒卖药材的商贩。

  他很快发现,从贩卖药材中赚取差价要比卖苦力挣钱容易得多。2010年,他手里的甘草和黄芪价格都经历了一轮过山车式的价格狂飙。甘草从每斤5元涨至18元,黄芪更是从每斤7元涨至22元。仅仅过了一个短暂的腊月,他便从囤积的药材中轻松获利两万多元。

  他现在依然在抱怨自己“出手太早了”。如果再晚点儿,他还可以从这轮中药材涨价中获利更多。

  农民梁小彦的致富故事仅仅是一个缩影。陇西县首阳镇总人口4万多人,从事药材个体加工和贩运的就有1.2万多人。这还不包括常年在此驻扎的来自安徽亳州等地的大量客商。据称,这里的党参交易量占全国交易量的70%。

  正如它依旧破烂不堪的街道和农村集贸市场的气息所昭示的那样,尽管作为西部中药材集散地的首阳镇名声在外,但整个产业依然停留在“小、散、低、弱”的混乱状态。大部分加工企业主要从事清洗和切片等,加工场所简陋,手段原始,工艺落后,产品质量很难控制。

  更为可怕的是,产业上游小加工作坊的无序增加,在长期失范并缺乏产业政策引导的情形下,过度追求利润最大化,导致“劣币逐良币”的后果,包括生产、流通在内的整个医药产业均遭到巨大的伤害。

  中药材被硫磺过度熏蒸的“恶瘤”就诞生在这样的背景之中。商家过度熏硫,主要是为了有利销售。过去的10年间,大起大落的中药材价格让这个产业充满了投机的诱惑。数量不菲的药贩子应运而生。“囤积居奇”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低价吃进,待价而沽,高位再出手”。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大量游资进入推高价格 西部中药材经受“煎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