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自2010年李途纯被抓捕至今,株洲市检察院已两次将李途纯案件发回经侦部门补充侦查,李途纯代理律师翟玉华告诉本报记者,一年多来,经侦部门已经挖地三尺,查无可查了,但对于株洲检察院将以何罪名起诉李途纯,翟玉华表示不好判断

  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已于9月中旬秋节后从株洲市看守所取保候审,其所涉案件已由株洲市公安部门再次移交至株洲市天元区检察院,但是否会起诉仍无定论。

  自2010年李途纯被抓捕至今,株洲市检察院已两次将李途纯案件发回经侦部门补充侦查,李途纯代理律师翟玉华告诉本报记者,一年多来,经侦部门已经挖地三尺,查无可查了,但对于株洲检察院将以何罪名起诉李途纯,翟玉华表示不好判断。

  就在9月28日,湖南太子奶集团破产重整管理人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宣布了太子奶破产重整方案已获债权人和出资人表决通过,接下来将由法院申请执行重整方案。太子奶破产管理人陈建宏律师告诉本报记者,李途纯作为出资人,对破产重整方案投出了反对票,而摩根士丹利、高盛以及英联三大投行均投出了赞成票。

  而作为株洲市政府代表进驻托管太子奶的官员文迪波于今年8月31日被双规后,至今未回,案情暂没有下文。

  破产重整方案的通过,意味着新华联-三元联合体联手以7.2亿的对价,成功获取太子奶100%的股权。陈建宏向本报记者分析,这是一笔划算的交易,由于大量银行债权延至五年按相应破产清偿率还清,实际上新华联-三元联合体眼前只需要筹集3个多亿即可玩转全局。

  尽管破产重整草案已通过,但太子奶真正意义上的重整远未画上句号。知情人士透露,主业与奶业相去甚远的北京新华联集团可能只是株洲市政府尽快解决太子奶的一股镇静剂,但太子奶重整仍可能存在极大的变数。而北京三元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是在破产草案出台前一周才火线加入的。

  据管理人透露,管理人及新华联曾欲与宗庆后联手,但未果。新华联与三元的大股东首都农业集团有过合作,是在偶然间双方才了解各自资源可为互补整合的,而对于三元来说,吞并太子奶显然是继重组三鹿之后的又一大难题。

  东边损失西边补。外界纷纷猜测,新华联此次出手帮助株洲市政府一个大忙,为其日后在株洲的长远利益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太子奶混乱的账目也是令破产重整仍蒙上阴影的原因之一。据管理人透露,管理人去年7月进场组织破产重整时,账务正如外界所言“真账没有,假账不全”,导致管理人只能通过债权人申报和举证,来确定太子奶的债务总数。根据破产重整草案,仅未定债权即有17亿元之多。而许多太子奶拥有的一些债权,也难以确认,而这些账,都是(危机之后)李途纯管理账务期间冒出来的,”针对这一部分诡异的债权,难免还会有一番纷争。

  而太子奶与托管经营者高科奶业之间,也仍有债权债务瓜葛没有理清,这包括每年5500万元高科奶业应付的租赁费用,以及高科奶业替太子奶所偿还部分债权。

  而李途纯方面,是否对完全失守太子奶的股权就此罢休,亦是一个未知数。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李途纯保外就医 太子奶前路仍扑朔迷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