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苏文洋

  “约谈”已经成为国家发改委控制物价上涨的主要手段。据媒体报道,如同半年前约谈几大啤酒巨头遏制涨价一样,9月16日,发改委价格司、经贸司、价监局共同召集有茅台、五粮液等几大白酒厂商和行业协会参加的座谈会,要求白酒骨干企业和行业协会起到维护白酒市场价格的作用,同时保障市场供应、稳定价格,不能再出现涨价现象,加强行业自律,加强对经销商的管理。

  这一轮白酒涨价,“带头大哥”又是茅台。今年以来,53度茅台的零售价一直疯涨,逼近每瓶2000元的大关。其他一些高档品牌的白酒也跟风涨价,被戏称为集体“耍酒疯”。

  多年前,我在本报《观潮说》专栏写过一篇600字短文《提倡喝果酒》。主要意思是说,白酒是粮食酿造的,应当少喝,而多喝一些葡萄之类的水果酿造的酒。没有料到,水果酿造的红酒喝起来了,从法国进口的红酒价格猛涨,白酒喝的也未见少,惟一令人感到安慰的是,白酒价格飙升上去了,这对粮食生产多少有一些好处。

  9月20日,《作家文摘》刊登了一篇题为《胡耀邦的“粗口诗”》文章,其中引述胡耀邦长子胡德平的回忆:1988年8月,胡耀邦在烟台休息期间,根据李白的咏酒名篇《月下独酌》(其二),即兴作了一首《饮酒歌》:“天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酒价年年涨,酒瘾月月添。量小非君子,醉昏才算仙。滚他妈的蛋,为政在清廉。”胡德平说:“父亲不反对喝酒,平日兴致好些时,也喝一点。他反对那种浪费公款,假公济私,不办实事,个人利益、帮派利益至上,对人民事业又毫无作为的人。父亲对内部同志的宴请,非常提倡四菜一汤。当他在1980年左右知道全国一年的公款宴请竟达到200亿元时,他既痛心公款浪费,更忧虑一些同志究竟把多少心思用于发展经济,用于体制的创新。”

  胡耀邦写下“滚他妈的蛋,为政在清廉”那年,我国白酒零售价上调,茅台酒的价格每瓶从35元涨至140元。而今茅台每瓶卖到了2000元,一些高档饭店、酒楼卖到3000元,“滚蛋”变成了“滚雪球”,大概也是料不到的事情。但是,他指出“酒价年年涨”的背后,是某些干部“酒瘾月月添”,并给出了一剂良方:“为政在清廉”。

  据市场人士估计,每年只有约20%的茅台酒进入大众消费市场,剩余八成主要用于单位招待、送礼等公款消费。因此,真正要控制茅台一类高档酒价格疯涨,不是国家发改委“约谈”,而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察部发文,严令禁止公款宴请提供白酒。即使是政府宴请外宾,也完全可以一律取消白酒。我特别问了一下有关人士,国外政府宴请一般的规则都不提供白酒。这一点,我们国家的外交部门人士有责任多向国内干部宣传。

  有消息说,中国公职人员级别越高健康状况越差,原因之一是饮酒过量,陪酒过多,敬酒过勤。酒钱是纳税人出的,身体喝坏了,治病也要由纳税人买单,这简直有点和纳税人过不去了。于公于私,公款宴请都应当一律取消白酒。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苏文洋:公款宴请应当一律取消白酒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