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三元计划牵手新华联7.2亿共同收购太子奶?!仔细想来,也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在新华联控股董事长傅军声称将联合一有乳品经验的企业接盘、继续做实业时,业界其实已将为数不多的潜在联姻者考量了一圈,按说三元无疑是其中样貌周正又门户相当的对象。

  但“蛇吞象”咽下三鹿又消化不良、刚刚才宣布耗时长达2年的并购整合成功,且财务总监、总经理相继闪电离职,高调张扬之下充满着自身不确定性的三元竟然又舍身投入这一资产及债权复杂不堪的破产重组案例中,仍然令业界讶异———难道说三元吃不良资产上了瘾?

  虽然本桩进行中的收购案与本年度的乳业大考并无直接关联,但45%的淘汰数量与两三成的市场份额,毫无疑问将加速乳业巨头的垄断进程。而与之前皇氏1亿元控股大理来思尔一样,三元等二线乳企的资本之路能否突围成功,尚有待时间考量。

  三元傍上“地头蛇”新华联

  在8月17日破产重整大限才递交重整草案的太子奶,本次终于迎来了面目清晰的整合者。与上市公司新华联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澄清公告不同,另一参与方三元股份于上周末用一纸公告透露出更多焦灼的小债权人期盼的实际内容。

  公告显示,三元将与新华联控股组成联合体,并与后者指定方参与重整,拟以不高于7.2亿的金额参与太子奶集团、太子奶生物以及太子奶供销三公司的破产重整。交易标的为太子奶株洲三公司完成破产重整后的100%股权,及包括栗雨工业园597亩工业用地和1815线198亩工业用地、相应地块23 .72万平方米的地上建筑物、污水处理池、废品回收站、临时办公室等构筑物在内的所有重整资产。而这总共795亩用地曾在8月19日借壳上市的新华联发布第一份半年报时,被认为与其“下半年将在二、三、四线城市加大土地储备力度”的规划息息相关,是市场传闻中未来将注入新华联上市公司的资产。

  值得注意的是,本轮公告中三元并未提到所谓新华联指定方的具体身份,但却对合作方做出了极高评价,称新华联根植于湖南,在湘投资规模较大,“能够得到太子奶各方利益关系人的认同”,有利于太子奶株洲三公司快速步入正常生产经营轨道。此前,太子奶破产重整管理人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建宏也一直对媒体称,要“选择一个对株洲熟悉的伙伴”。

  事实上,本次三元傍上“地头蛇”新华联后,对太子奶的整合大计能否实施,则要看两方“脸色”。若是太子奶株洲三公司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还须经株洲中级人民法院依法裁定批准后方能实施;若是债权人会议表决未通过,也须经株洲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批准。如此说来,能获得株洲市地方认同的新华联显然将起到关键性作用。

  “由于李途纯本人仍然是太子奶的大股东,我们希望获得投票权益。”李途纯方面向南都记者表示,甚至并未看到破产重整草案“李总目前心脏病、糖尿病和高血压缠身,但取保候审程序还没有得到复批。目前案件转移到公安机关手中,其审核与检察机关不同,用时相对久,且李总病情被认为可用药物控制。因此在案件没有结果前,很难会做出放人决定,不过最迟11月15日之前,公安机关会对本案做出决定,若还是证据不足将会撤诉。”

  三元欠债4.9亿仍欲吞太子奶

  这边太子奶的创始人仍然身陷囹圄,那边曾经力挽三元狂澜的钮立平上周则因个人原因辞去总经理一职,成为两月以来第二位离开的高管。

  不过十多日之内,偏隅一地的三元忽而高调出声,先是发布新标识,宣布整合三鹿成功,继而“轻描淡写”地公告了钮立平的离去。而就在6月底,其财务总监杨庆贵也同样辞职,整个事件犹如当年光明乳业高管变动的翻版。而三元股份董秘办公室则对媒体表示,钮立平的离职是个人原因,目前还会继续担任三元党委书记和董事,首农集团旗下三元种业的总经理常毅将从本周开始接任此职。

  记者了解到,2004年底,三元上市后的首任总经理郭维健因业务经营不善被撤换,钮立平接过帅印,3年后成功摘星脱帽,扭亏为盈,到2008年底,业绩已经从2004年的亏损1.38亿转为盈利2889万。然而,在接手三鹿之后,2009年开始三元再现亏损,去年虽然净利润5146万,但若扣除出售子公司华冠产生的2.37亿元非经常性损益后,仍处于亏损状态。故而钮立平与杨庆贵的离职,令人大有整合不力被革职的疑心。

  事实上,十多日前钮立平最后一次公开亮相时,曾表示三元上半年实现2838万净利润,环比增长55%,并计划今年投资近10亿,新建5个奶源基地。但在资深乳业专家王丁棉看来,其仍然被三鹿的不良资产所束缚,不可能轻装上阵,也不可能用很大的资本达到跟伊利、蒙牛一样的复苏效果。“三鹿的市场和资源都集中在奶粉领域,刚好是三元的短板,两年培育下来也没有多大进展,如要固态和液态并行发展,必须加大市场营销和渠道的拓展,在生产设备、人员配置等方面也要重新整合,反而加剧了与第一集团的差距。钮立平的闪电离职,也与整合三鹿后的业绩平平有一定关联。”

  “三元携手新华联整合太子奶是各寻所需,不过二者应该都是看中太子奶的土地资源。”王丁棉向南都记者表示,除了新华联以房地产为主业外,北京三元的产业中也包括房地产。“对于这两家企业而言,太子奶这样的破产企业产品以及品牌价值都不大。如果仅是为了产品,三元一家就有足够的能力接手,液态奶门槛并不高。而相对这计划中的7 .2亿大投入而言,入主太子奶后每年生产3亿-5亿元的吸引力也不大,投入与产出难成正比。”

  值得注意的是,上半年财务数据显示,三元财务费用比率同比出现大幅增长,目前在经营现金流上仍旧紧张,不得不依靠外部资金维持,截至二季度末的短期借款高达4.9亿。就在8月初,再次向实际控制人借款8000万元,这样的财务状况却依然未能阻挡三元蹚入太子奶这趟浑水的步伐。

  链接:二线乳企开始资本游戏

  “皇氏今年6月以1亿收购了大理来思尔,打出了上市后的首次兼并。”王丁棉告诉记者,在乳业大考45%的中小乳企退出市场、空出两三成份额,乳业巨头加大兼并收购力度的背景下,二线乳企也开始了资本游戏。

  “但市场仍属于恢复期,二线乳企不会出现大规模并购趋势格局,难成大气候,明后年可能才会有大跨步发展。”王丁棉表示,此前完达山2.6亿拿下圣元部分资产,新希望则收购了白帝100%股份,但整体来看二线乳企的整合力度不强。

  “兼并对于之后整个企业的奶源控制有益,市场份额也会相应变大,有利于整合市场资源。对被兼并的企业而言,也可能谋得更快的发展,以皇氏为例,小的强强并购可谓双赢。不好的方面在于兼并需要较为漫长的整合期,且也不一定能适应市场。三元对太子奶的重整若能通过,虽然不存在板块重叠,也仍然不可确知未来的发展前景。”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三元携新华联7.2亿出击太子奶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