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就在湖南太子奶集团重整方案递交前几天,其托管公司高科奶业的董事长文迪波却神秘失踪。有消息称,文迪波已于2011年7月31日晚间被湖南省纪委“双规”。

  据知情人士透露,文迪波当晚被株洲市政府官员找去开会后,便再也没有回来。8月4日,本报记者电话联系文迪波,其手机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而高科奶业总经理助理、新闻发言人王琳的手机也是“无法接通”。一时间,太子奶事件又一次陷入迷局。

  “拯救者”文迪波出局

  一位熟悉太子奶的人士指出,文迪波出事早有先兆:在6月24日的株洲市天元区委四届一次全体扩大会议上,文迪波退出了区委常委。

  “作为李途纯的代理人,我们只关注他个人的刑事案件本身。”李途纯的代理律师王清辉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她对于文迪波的去向并不清楚,他们团队目前比较关心的问题是8月17日之前,太子奶的管理人必须要向法院提交重整方案,下一步就可以进入拍卖程序了。

  据王清辉介绍,去年的11月17日,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太子奶三家公司合并重整,提交重整方案的起始时间应该从去年11月17日算起,这样今年的8月17日是提交方案的最后期限。

  根据《破产法》规定,因为太子奶是管理人托管的,托管人应该在裁定之日起六个月之内必须要提交重整方案,因为太子奶重整要由法院来裁定,法律规定可以延长三个月,也就是九个月之内必须要提交方案。

  文迪波此番神秘失踪,恰逢太子奶破产重整的关键时刻,引起外界无限遐想。此前,管理人已举行了两次招商会,但均未能找到合适的重整方案。

  不过,太子奶重整管理人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建宏对本报记者表示,他并不清楚文迪波被“双规”的事情。不过,他表示,文迪波被“双规”对太子奶重整不会有任何影响,因为它的重整程序与其他的都无关,只是走正常的法律程序,重整计划草案将在本月17日提交给法院。

  事实上,太子奶的重整一直离不开文迪波的影子。1963年4月出生的文迪波,是湖南醴陵人,大学毕业后,文迪波当上了株洲市第八中学的教师。

  1993年12月对于文迪波来说,是其人生中非常重要的节点,文迪波从此走上了仕途,被调往株洲市委办公室工作,并在2004年5月至2004年7月开始出任株洲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株洲高科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高科集团”)董事长。

  从当上高科集团董事长的那一天起,文迪波就被命运之神定下了人生的坐标,直至后来接盘太子奶。

  但在拯救太子奶的900多天中,文迪波经营太子奶的业绩确实很“糟糕”,他本人也一直处在舆论的漩涡中,备受质疑,接管的当年,太子奶全年销售收入仅为5亿余元,而太子奶2008年的销售收入为20亿元。

  重组方案已成定局

  事实上,太子奶事件的另一个主角李途纯,已经被羁押了一年零两个月了,狱中的他对太子奶的命运依然很关心,他说自己要对太子奶的债务终生负责。

  “在法律上并没有明确地讲,重整方案在抛出之前要征求债务人的意见,但是在表决的时候重整方案要由债权人会议来表决。”王清辉指出,债权人会议是要分组召开的,分为有担保债权的和无担保债权的两类,法律有规定,如果涉及到调节股东权益的会议,比如说太子奶的股东是三大投行、李途纯个人,以及其他投资者,这就需要所有的股东来出席。不过,目前他们并不知道这次重整方案的内容。

  而对于李途纯是否会出席债权人会议,王清辉称目前也不能确定。“7月中旬,我们团队的律师还见到了李途纯,也向市公安局打过报告,李总的身体状况非常的差,建议保外就医。”王清辉向本报记者透露,他们团队一直在争取李途纯能够出来就医,但是实际情况是公安机关羁押之后,已于今年4月22日把李途纯移送给检察院起诉,在6月1日之前,检察院已退回公安局由其补充侦查了,然后公安机关在7月1日又把相关材料提交给检察院,目前检察院处于第一次的检查起诉阶段。

  据了解,检察院的第二次审理材料的结果必须在8月15日之前出来,株洲市检察院对于公安机关提交的材料可能做出两种决定,一种是公安机关提供的材料证据确凿,李途纯构成犯罪,然后把材料移交给法院审理;另一种是检察院再一次把材料退给公安机关,继续补充侦查,那就意味着证据不足。

  王清辉介绍说,如果第二种情况产生,并且在今年的10月1日之前,检察院认为公安机关的证据还是不足的情况下,按照法律规定,公安机关还有最后一次调查取证的机会。但是今年11月15日之前,如果公安机关证据还是不足的话那就连法院都去不了,只能放人了。

  “李途纯明确地讲自己不构成犯罪,我们律师肯定做的是无罪辩护,他认为自己是被冤枉的。”王清辉透露说。

  傅军否认接盘

  文迪波在重整方案递交前几天被“双规”,颇耐人寻味。而对于事发原因,记者多方打听,仍没有相关消息。

  有媒体报道称,其“双规”情节或与太子奶重整和引进投资人谈判有关。并且,新华联集团较有希望成为重整太子奶的战略投资者。

  新华联集团总裁傅军1957年出生于湖南醴陵,和文迪波是同乡。历任醴陵市公社党委书记、醴陵市经委副主任、醴陵市外贸局局长兼党组书记、湖南省工艺品进出口集团公司副总经理等职。

  1990年10月,傅军弃政从商,由1000美元起家,创立新华联集团。今年4月,新华联借壳S*ST圣方的重大资产重组交易获得监管部门批准,以股权分置改革为契机成功实现地产公司上市。7月8日,S*ST圣方更名新华联复牌。不过,傅军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对于上述传言进行了否认。他表示,如果有的话,要以新华联的公告为准,外界说他们要接盘湖南太子奶的消息不准确,目前这个事情是不存在的。

  “即使新华联集团要参与太子奶的投资,他们也要同管理人联系,现在这个阶段接盘太子奶的可能性不大。”一位内部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现在是此一时彼一时,当李途纯刚刚出事的时候,当时太子奶的品牌、渠道、市场都还不错,那个时候战略投资者基于战略布局,可能会重整太子奶。现在这个阶段,战略投资者不会那么笨,他可以在太子奶的拍卖阶段直接购买太子奶的商标和设备,就同太子奶的债务没有关系了。

  上述知情人士还认为,除非株洲市政府要求太子奶将来拍卖商标和土地的时候,必须要承接太子奶的债务,否则不准参与竞拍。不过现在太子奶的土地还是工业用地,战略投资者买下来之后,也不能直接用于房地产的开发。即使新华联成为了太子奶的战略投资者,拿到了工业用地,但要想进入商业开发,土地必须还要进行公开招挂,那时候摘牌子的,并不一定就是新华联了。

  太子奶历劫记

  2008年

  太子奶资金链断裂,英联等三大投行控股太子奶。

  2009年

  株洲市设立高科奶业公司,托管太子奶。

  2010年6月17日

  李途纯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警方采取刑事措施。

  2010年7月23日

  株洲中院依法裁定太子奶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2010年11月17日

  株洲中院裁定太子奶三家公司合并重整。

  2011年8月17日

  提交重整方案的最后期限。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太子奶重整关头文迪波神秘失踪 新华联暂不接盘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