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过去几年来中国乳业的路并不好走,如今亦然。

  广州市奶业协会理事长王丁棉6月15日在中国奶协召开的 “南方巴氏鲜奶发展论坛”上指出,在我国现行乳业行业标准中,原奶细菌数允许最大值为200万个/毫升,而国外一般为50万个/毫升。他认为“这个标准是世界上最差、最低的标准,甚至是全球乳业的耻辱”之后,中国乳业行业标准被“个别大企业绑架,是全球最差标准”等话题层出不穷,对于乳业新国标话题各方争论不休,各持己见。

  那么,乳品新国标制定前后到底有那些内幕及细节?日前,《证券日报》记者采访了近期引爆乳业话题的“带头人”——广州市奶业协会理事长王丁棉。

  《证券日报》:现行的乳品新标准是是什么时候制定的,为何在现在这个时间点爆发诸多质疑?

  王丁棉:现行的新国标是2010年3月公布,6月份实施的,一并公布的标准共有66项,包括《杀菌乳安全标准》、《灭菌乳安全标准》和《生鲜乳安全标准》等。去年至今年6月正好满一年,期间暴露了诸多问题。我看到,这个低标准实施一年中,奶农并没有从中获得多大的利益,反而国内奶粉牛奶产品得不到消费者的信任。那为什么人们对国内奶品不信任不放心?除了有企业在造假外,另一个问题就是牛奶的质量与安全问题。连我们的原料奶标准都定得这么低,怎能叫消费者放心和信任呢?还有一方面,原定的标准就是针对巴氏奶的,实施后,巴氏奶一直以来发展非常缓慢,市场份额很少,一直遭到北方大企业常温奶的强势打压。因此,在这次的南方巴氏奶发展论坛上,我将生鲜奶低标准的问题提了出来与大家一并讨论。在这次会上也有部分专家从不同的角度发言提出各自的观点,包括企业各有各的意见,这是业内讨论,是很正常的事情。

  《证券日报》:关于国家乳品新标准的修订,听说早在2007年时就开始进入讨论修改的阶段?能谈谈2007年那一次的修改意见及有关情况吗?

  王丁棉:在2007年初时,国家发改委在当时就牵头组织过一次对2~3个乳品标准的修改征求意见,当年2月1日,我就液体乳和酸牛乳这两个新出台的标准写了一份修改意见“对国标委制定两个牛奶新国标淮的意见”。我在征求意见稿中就“液态奶”标准中将“原料要求”这一条取消,以及牛奶当中的蛋白质成分是来自生鲜牛奶还是来自后期加工人为添加等提出我的修改意见,共提出了20条修改意见。但很可惜,未予接受。

  《证券日报》:当时反对方持有什么观点和态度?

  王丁棉:反对方一直坚持已见,且从来都没有公开予答复过,我们所提的意见基本上是石沉大海,毫无任何反馈。

  《证券日报》:在2010年实施的新国标出台之前开过几次会?都有那些专家参与其中?

  王丁棉:据我所知,从起稿到定稿,当中的讨论会应开过好几次。但是,巴氏奶企业及其这方面的专家能参加的廖廖无几,能参加的似乎是带有一点圈定性的。业内的曾寿嬴、魏荣禄等老专家也有幸参加过一次,,但是他们上午谈成的东西,下午就被常温奶派推倒不算数。最终,他们的意见也得不到接纳。我在外围也提出过近20条修改意见,也沒有得到接纳,这包括对生鲜乳蛋白质含量在现阶段按分级设定的建议。

  《证券日报》:新标准专题研讨会在那一天召开的?共有多少人来参加?

  王丁棉:会议是2009年7月17日这-天开的,来自广东、上海、北京等20个省的地方奶协和部分乳企共70多人出席了这次会议。

  《证券日报》:当时是蒙牛和伊利参与了吗?

  王丁棉:这两家企业肯定参与了该两个标准的制定过程,因为标准对他们有明显的利益倾向性。更何况,伊利、蒙牛和利乐从2002、2003年开始就对巴氏奶阵营组成对抗联盟,他们怎会放弃这么-次很好的打击机会?

  《证券日报》:据说当时委托大企业起草制定新标准,这里面有何“潜规则”吗?

  王丁棉:政府机关由于对行业不熟识或不是很专业,故委托企业来代拟稿,这种做法本身不是有多大的疑异。由企业起好草交由政府再组织社会专家进行听证、论证,然后根据大家的意见再进行反复的修改、完善,才可定稿并向外公布实施,这是基本的程序。当然,听证论证和修改的过程应听到包括消费者和养牛人的声音或意见。但新标淮的制定过程正缺少了消费者和奶农的参与。我认为缺乏了透明度,公平性不够,民主化程度不高。虽然,新标准在出台前也循例走过一定的程序,但毕竟代起草企业有私心,加之邀请讨论的专家不完全是奶业内真正的专家,甚至连地方奶协的意见也不肯接受,结果才导致该新标准存在那么多缺陷与不完善,甚至是激烈争论的地方。2009年7月,有20个地方奶协在重庆专门向新标准也提出了许多修改意见,并形成了一份会议纪要直呈国家卫生部。结果,意见还是照样一条都没予接受釆纳。顾佳升、魏荣禄、曾寿嬴、骆承庠等几位老专家,在那段时间也曾联名上书卫生部部长,最终,也是无法改变被动之状况。

  《证券日报》:现在关于新国标议论非议很多,你认为是否能撼动新国标让其有所改动?

  王丁棉: 2011年 6月25日,农业部、卫生部两部门专家就《生乳》安全标准制定过程和菌落总数指标、蛋白质含量指标等情况进行的解读。透露,农业部正着手制订生乳分级标准,卫生部也依法正对乳品安全国家标准实施情况进行跟踪评价,并将根据跟踪评价意见对标准进一步修订完善。不管怎么样这已经是一个进步了,这次这么多专家和企业都对新国标提出了异议,乳业新国标肯定会有所改动,快则半年,慢则3-5年,肯定会有所更改。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乳品新国标制定的台前幕后—专访广州乳协理事长王丁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