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一封读者来信引发《一杯咖啡88元,专家质疑机场高价》等连续报道

  ●原文摘录●

  “2001年7月27日下午2时,我和三位工作人员一起到首都机场国内出发大厅进大门的二楼咖啡厅喝咖啡。我们四个人一共要了四杯咖啡和三个三明治。结账时要我们付480多元。原来咖啡要88元一杯。经过我们提出抗议,最后降为38元,一共付了230多元了事。

  这是一间极普通的咖啡厅,设备一般,座位比较拥挤,环境相当嘈杂,属于机场大排档层次,是为过往旅客服务的地方。在这里喝咖啡根本谈不上是什么享受,只是等待起飞,消磨时间。可是它的收费标准却超过首都五星级宾馆两倍以上。它之所以敢这样做,是因为地处机场,顾客来去匆匆,即使严重犯规,也不会被人揪住不放。他们做的是一锤子买卖。”

  ——2001年8月7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体验机场高价》

  2001年8月7日,北京青年报刊发记者杨涛采写的《一杯咖啡88元,专家质疑机场高价》一文,矛头直指垄断经营造成的高物价侵害消费者利益。这篇报道源于一位经济学家的来信,信中说,他在首都机场喝了杯咖啡,价格高达88元。

  8月10日,北京青年报继续在头版刊发了多路记者联合采写的《机场物价太离谱》,全面探访和质疑机场的高物价。

  此后,机场物价问题成为焦点和热点问题。在多方关注下,首都机场采取措施改变商业经营模式,使商品价格逐渐回落到旅客可接受的范围。2004年,机场引进了连锁快餐和连锁咖啡店,这些连锁店的价格都是统一的。机场的其他咖啡店也提供从十几元到几十元的不同价格的咖啡供乘客选择。由此,到机场乘机的旅客在候机时,可以享受到与市内同档次餐饮店价格相同或者差距不大的食品和饮料。

  《一杯咖啡88元,专家质疑机场高价》的报道,获得了第12届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如今乘飞机出行,旅客可以在候机厅内买到5块钱一听的可乐,喝到20元一杯的现磨咖啡,这个价格与普通商店和咖啡厅的价格相差无几。而10年前,一听可乐在机场候机楼可能卖到30元,咖啡更是卖出88元的高价。这一切的改变,肇始于一封由读者来信引发的报道。

  2001年8月,北京青年报编辑部收到一位经济学家的来信。他讲述了自己在机场买到88元一杯的咖啡,并认为这是一种“敲竹杠”的行为。这位经济学家分析,因为机场餐饮实行垄断经营,这违背了公平竞争的原则,必然会损害消费者的利益。

  2000年前后,随着航空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普通老百姓开始选择乘坐飞机出行。事实上,很多人对机场高物价不满,不敢在机场消费,但并没有探究不合理背后的原因。

  当时,编辑部意识到“机场高物价”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社会问题,把选题交给了刚进报社一年多的年轻记者杨涛。

  “采访过程很简单,去来信中提到的机场咖啡厅买了一杯咖啡,一瓶红牛,总共花了118元。当时机场还没有连锁快餐厅,除了这家咖啡馆外,消费者几乎没有其他选择。”杨涛回忆说,结账时他向服务员抱怨价格太贵,身边的其他顾客也觉得菜单上的价格离谱。

  一个需要提及的背景是,2001年的居民收入和物价整体水平远不及现在。当年杨涛的月薪大约5000元左右,算得上是一份比较体面的薪酬。

  “第一篇报道见报后,报社收到很多反馈,接着又派出几路记者体验机场各个方面的消费”。杨涛没有想到,同样是一听可乐,在国内出发候机厅和国外出发候机厅的价格竟然也有差异,国际出发候机厅一听可乐的售价30元,另附10%的服务费,总价合计33元。“记得采访的时候有老外感叹,他们在首都机场遇上了全世界最一流的价格。”杨涛说。

  北京青年报的连续报道分析了机场高物价的原因,一位国际出发候机厅的商户告诉记者:“一个月光租金就要交100万元,平均到每天每平方米要40元。”他们是国际出发候机厅唯一的一家餐厅,没有竞争对手,所以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定价。

  回忆起当年的报道,杨涛说起了一个有趣的细节:“ 有一天,咖啡厅的老板来报社找我,不是让我给他‘平反’,就是想找人聊天。我请他到报社的咖啡厅坐坐,一杯咖啡只要10块钱。”

  “参评中国新闻奖的时候,总编在申报材料上写:这组报道指向了价格垄断。”杨涛说,“说实话,这也是我后来才意识到的,机场高物价背后的逻辑就是垄断。而现在,价格垄断在其他领域依然存在。”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剑指垄断 斥机场天价咖啡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