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隐蔽拍摄处理死田鸡的场景。龙瀚 摄

  河边,是广州黄沙水产市场内男工人经常“方便”的地方。但就在这里,却每晚都有人公开屠宰死田鸡。

  在附近做“黑车”生意的司机卢某告诉记者,这样的情况已持续数年,每天从这里源源不断流出的死田鸡,被运往市内、省内、甚至全国。

  死田鸡当作打工者工资

  晚上,正是广州黄沙水产市场生意繁忙的时刻,商人、小贩、黑车司机以及慕名前来吃新鲜水产品的消费者们,纷纷抵达。40多岁的黄姨(化名)在黄沙水产品市场内谋生已经有七八年时间,她的工作便是在市场内到处捡拾死去的田鸡。

  4月25日晚10时许,南方日报记者见到黄姨时,她正闲来无事的和老乡聊天,只是听说记者是前来购买死田鸡后,她从河边成堆的蛇皮袋中掏出了一个黑色塑料袋,说“今天只有三斤”。

  记者打开黑色塑料袋内看到“奇形怪状”的死田鸡,并伴随着一股臭味。

  “比较完整的死田鸡市价4元一斤,内脏流出的则要2元一斤,而一些腐烂发臭的田鸡也就几毛钱。”黄姨说,她的田鸡都是从市场内捡来的,一般喊不起价钱,只得按两元一斤,甚至更低的价格处理,“但鲜活的田鸡市场内价格则在十块八一斤,所以死田鸡的销量还是不错的”。

  “我妹妹有不少‘新鲜’的货。”见记者正要摇头离去,黄姨赶忙拉住记者,称她妹妹在档口打工,“‘生意’好时,每天有100多斤的田鸡”。

  “她们卖死田鸡,店里老板就不管?”记者询问道。

  黄姨则无奈地摇着头苦笑地告诉记者:“死田鸡就是她妹妹每个月的收入来源。”

  “帮店老板卸货、装货、运货,是没有一分钱的工资的。”黄姨说,所以员工都指望着死田鸡赚钱,“死得越多越好,赚得越多”。

  黄姨也同时告诉记者,来拿货的人哪里都有,有市内的,有省内的,更有发货到全国去的。

  记者欲购死田鸡可是“来晚了”

  记者随后在黄沙水产品市场内走访一圈后发现,多家店铺员工均表示有死田鸡出售,同时也有不少店铺“遗憾”地说记者“来晚了”。

  “死田鸡一般都有专人收购的,你现在才来肯定没有了。”一间店铺的员工告诉记者,由于他主要生意不是出售田鸡,所以“货物”不是很多,并让记者去其他专门经营田鸡的店铺看看。

  随后记者来到了另一间水产店铺,此时,门口处的一个塑料盆内,装满了已经死去的田鸡,而一名女子蹲坐地上,旁若无人地屠宰死田鸡。

  面对陌生人的突然到访,店内的另一名男子显得有些谨慎,只是再三询问记者需要多少货物,对于其它的事情则是闭口不语。

  记者就此处了解的死田鸡的价格和黄姨所说一致。

  如何炮制死田鸡是行业机密

  “死的,包扒皮和送货,七块钱一斤。”黄沙水产品市场河边的一名“黑车”司机卢某在得知记者前来购买死田鸡后,便开始大谈“经验”,他已在此干活十来年,而从事收购贩卖死田鸡也有数年之久。

  “你不是记者吧。”这样的询问一直穿插在记者和卢某的交谈之中,而卢某说起话来也是小心谨慎。

  但卢某在与记者的交谈中透露,他一般是将这些死田鸡送到大排档去的,不过也有酒楼的人要,但对于大排档或者是酒楼的具体位置,其则不愿意透露,“现在物价年年涨,老老实实的咋赚钱”。

  “死田鸡会不会有怪味?”记者询问道。

  “连臭味都掩盖不了 的 厨 师 ,不 是 好 厨师。”卢某则是哈哈一笑,说这种死田鸡做“香辣田鸡”等口味比较重的菜最适合不过,用面粉包裹后油炸,“金黄金黄的,保证没怪味”。

  “如果不是做口味重的菜能不能用?”记者再次追问。

  卢某则神秘地告诉了记者一个“秘诀”:“若是想除掉田鸡里的异味,则可开着水慢慢滴有异味的田鸡,切记水不可开得太猛,慢慢的滴一两个小时后,包没有味道了,有异味的排骨也可以这么做,这些都是行业内的机密”。

  “如果实在是臭得不行的,你就用双氧水之类的药水泡着。”卢某说,这些东西化工店都有卖,“臭的会做也一样能吃”。

  -声音

  华南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副教授杜冰:食用此类变质的田鸡不能排除会引起急性痢疾,有可能危害人的生命安全。

  广东胜伦律师事务所刘继承律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防疫法》第二十五条规定,与人畜共患传染病的有关野生动物、家禽家畜,经检疫合格后方可出售、运输,而售卖非正常死亡的田鸡极有可能无法经得起检验检疫,“对于违反规定的行为,可根据所造成后果,作出相关处罚,严重的或可追究不法分子的刑事责任”。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