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一头是菜贵伤民,另一头是菜贱伤农。

  这个流通怪圈如何形成的,大白菜的价格链条又是怎样分配的呢?本报记者前往大白菜重要产地青岛市无公害蔬菜生产示范园平度市南村镇崖头村进行实地调查。

  记者调查发现,距离青岛仅100公里的流通半径,大白菜增值10多倍。

  一分钱白菜的昂贵之旅

  4月22日,记者赶至南村镇崖头村,不时看到村公路两旁壕沟里被扔掉的成堆大白菜。

  青岛市华中蔬菜批发市场的菜商王礼军开着他那辆白色轻卡刚驶进南村镇崖头村田间公路,就被村民王平积两口子拦住了。

  王种植的两亩冬暖大棚白菜该上市了,可5天了还没找到买家。

  “一个棚400块钱。”查看完毕,王礼军给出了价格。(一个大棚可出净白菜3.5万斤左右,记者注)“你出工割白菜,明早装车。”

  王礼军的答复让王平积大失所望。“不能再包工了,光施肥就花了480元。”

  3.5万斤白菜卖400块,合1分1厘每斤。

  两个人在地头谈了将近一刻钟,生意最后没有成交。

  而王礼军的确是在上午以400块钱一棚(两亩)的价格定下了一单生意。

  这与去年堪称“白金”行情的白菜售价相比,简直天壤之别。多年来将本村大白菜贩卖到青岛华中蔬菜批发市场的王礼军告诉记者,去年收购的是带着老帮的毛白菜,最低0.7元/斤,净菜率最多7成。

  去年白菜的好行情,让该村村民纷纷新建大棚种白菜。该村蔬菜专业合作社副理事长王伦世告诉记者,崖头村春产大白菜种植面积是2010年的两倍,150个大棚300多亩大白菜往年此时至少卖出去2/3,今年还不到1/3。

  这样超低的收购价,王礼军也感到生意难做。两天才能卖完一车大白菜,两天的车位占用费350元,摊位月租300元,单程加油费110元,两个市场雇工200元,王礼军测算了一下,每斤大白菜的成本增加4分钱左右。

  记者核实,经王礼军的手,平度崖头村大白菜于4月23日一早进入了华中蔬菜批发市场,以0.15元/斤左右的价格批发。

  据记者调查,在青岛华中蔬菜批发市场,共有不到10家白菜经销商,虽然经销商普遍叫苦,每斤的批发利润基本在3分~6分钱,菜农则是在巨亏经营。

  种菜亏损率700%

  崖头村村民王江世比王平积幸运多了,大白菜早被订购一天,以每斤5分钱的价格卖给常州蔬菜批发市场经销商,3.5万斤大白菜卖了1750元,不过,由于自己包工割白菜支出850元,真正到手的只有900元。每斤的实际销售价格在0.025元。

  一个暖大棚白菜的生产成本又是多少呢?通过王江世的叙述,记者为他算了一笔成本账。

  种苗费1400元,肥料1500元,薄膜3000元,两年一换平均一年1500元;由于农田没有电网,只好自购柴油春浇水7遍,浇水花去350元;3遍农药花200元。

  一个暖棚大白菜的生产成本5650元,新建大棚2万元,可以使用5~6年,按一年三茬倒,大白菜的打棚折旧费约1200元以上。

  王江世的暖棚大白菜总投入为7200元,以3.5万斤净白菜产量计算,每斤大白菜至少卖0.2元才可以保本,而实际收入仅为900元,亏损达700%。

  跑常州线路的大白菜经销商远远不如王礼军在青岛近途批发白菜那样还可微利经营。

  收购王江世大白菜的刘姓经销商告诉记者,大白菜还没有离开崖头村,每斤已经折本5分钱,包括10个雇工1000元,装车费每吨16元计280元等人工费,以及包装袋、包装纸等材料费,每斤大白菜已经涨到1毛钱。

  加上2700元运费、700元摊位费、300元卸车费等开支,到常州市凌家塘蔬菜批发市场后,每斤白菜的成本在0.22~0.23元左右,由于常州本地和周边大白菜推迟上市没有和北方大白菜错开上市时间,胶东大白菜到了凌家塘蔬菜批发市场只能卖到0.18元/斤。

  寿光集散地

  胶东大白菜地头市场交易十分冷淡,在全国最大的农产品集散地中国寿光农产品物流园,交易也是冷冷清清,经销商反映说,前来销售大白菜的客户不足往年的一半。

  落地大白菜的批发价格在0.1~0.12元/斤,一位到物流园采购大白菜的二倒经销商告诉记者,他以0.12元/斤的价格买来后再以0.15元/斤的价格转批给当地零售菜贩,一般零售菜贩的销售价格翻番加价以0.3元/斤的价格出售。

  4月23日晚,记者在寿光本市两家规模最大的大型商超里发现:其中一家大白菜售价0.39元,另一家则售价0.48元/斤,最高是寿光农产品物流园批发价格的4倍。

  守着全国最大的农产品集散地,不少寿光市民也并没有吃上便宜的大白菜。

  不止短途大白菜,长途跋涉来到寿光物流园的多种南方菜地头收购价与零售价之间的差距更大。

  张良奎常年收购云南洋葱运至农产品物流园经销,他告诉记者,在云南元谋和四川西昌洋葱种植基地,60斤一袋的红葱头地头收购价格仅8~9.5元,不到去年的一半,也跌到了农民种植成本以下。

  张良奎给记者看了一笔交易单,0.15元/斤的洋葱批发0.4元到底赚不赚钱呢?

  张良奎掰着手指给洋葱算了一下“差旅费”:0.15元/斤收购价的洋葱,装袋、包装等人工费加上运输费,加上在寿光市场落地后每斤0.0437元的交易服务费、10元/吨卸车费,一斤洋葱的成本到了0.445元。

  也就是说,每卖一斤洋葱,张良奎亏4分5厘。不但亏本经营,往年此时每天可出售3车,今年两天才能卖一车,交易量萎缩至去年同期的1/6。

  云南洋葱到了寿光,距离辽宁、内蒙、北京、黑龙江的终端消费者,最多只完成了1/3的旅程。

  在寿光农产品物流园理货区,一位黑龙江牡丹江市经销商摊位前,10多个雇工正在忙碌地将22种蔬菜分类装箱、装车,经销商告诉记者,支付了人工费、运输费后,每斤洋葱分摊的成本至少在3毛钱。

  “到了地方要看市场到货情况,货少的话可能加价8分到一毛批发,到货比较集中也可能赔钱。”经销商告诉记者,经过牡丹江二倒、小菜贩两个环节,一斤洋葱在农贸市场的零售价大约在1.8~2元之间。

  对于这条漫长的流通价格链,中国社科院农业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认为,从整个链条来看,蔬菜过剩的风险都压在生产环节、农民身上,终端零售商是得利群体,只赚钱不愿意承担风险的中间商则通过减少采购甚至退出经营维持了下一级市场的供需平衡。因此,一些地方政府通过扶持中间商试图解决“菜贱伤农、菜贵伤民”的流通难题无济于事。

  种菜损失谁埋单?

  根据中国寿光蔬菜指数曲线图,蔬菜批发价格已从2011年3月7日的 136.54点下跌至上周的84.77点,跌幅超过60%。

  在CPI走高全社会倍感通胀压力之下,蔬菜价格走势却反行其道,迥异于往年,此乱象当何解呢?

  中国社科院农业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李国祥认为,这与中央政府宏观调控政策控制物价过快上涨也有重要干系。

  2010年11月,国务院下发《关于稳定消费价格总水平保障群众基本生活的通知》,并出台16条措施稳定市场价格。其中要求各地尤其是城市人民政府要扩大速生蔬菜生产规模,增加越冬蔬菜供应。此外,明确中央和地方各级财政给予必要支持,切实加强蔬菜种植基地和蔬菜大棚建设。

  记者了解到,政策一出,各地纷纷拟定目标出台扶持措施鼓励本地菜农扩大蔬菜种植。山东东营今年将新建10大市级放心蔬菜基地;长沙市明确每年安排2000万元扶持蔬菜产业和叶类菜基地建设,用3年时间使专业化蔬菜生产基地面积增加6.5万亩;哈尔滨市则拿出1亿资金扶持蔬菜生产。北京力度更大,今年将投入8亿元,以使今年的菜田增加5万亩,据披露,大部分由粮田改建。

  李国祥认为,蔬菜生长周期短、供应量迅速增加,宏观调控的政策效应最先显现在对市场供求关系极为敏感的蔬菜上。各地力推的大规模“菜篮子”基地建设,正在且可能改变蔬菜的区域种植结构、市场结构和供求关系。

  “蔬菜价格跳水确实对CPI稳定贡献较大,不过菜贱伤农之后菜农放弃生产减少供应,又将引发下一轮菜价暴涨,反而妨碍物价调控目标。”李国祥担心道。

  山东省政府顾问团农经分团团长高焕喜则追问,农产品一涨价就恐惧,调控物价,但菜贱伤农了怎么不见保护和扶持?

  高焕喜认为,政府调控物价,不应该轻易拿农产品开刀,物价上涨城镇职工可以涨工资、提高低保,农民种菜赔本烂在地里没人管,这本身很不公正。

  “菜价跌的时候农民应当增加心理承受能力,菜价涨的时候全社会也要理解。”高焕喜说,政府应当加强市场信息化体系建设,制定公共服务政策。

  李国祥认为,蔬菜是城乡居民的必需消费品,应当像粮食那样享受公共政策的扶持,当市场价格背离生产成本达到一定程度时,应当给予菜农补贴,不应当由菜农全部承担市场风险。

  “蔬菜补贴应当由地方政府来执行,不过,应当以蔬菜主销区政府为主,主产区政府配合,直接与菜农对接。”李国祥以北京为例解释说,北京的蔬菜自给率28%,七成以上蔬菜靠外地菜农提供,央地两极蔬菜补贴另外七成蔬菜来源地的菜农享受不到,却承受市场的巨大风险,而主产地基层政府财力又十分有限。

  “政府补贴不能销、产对接,从全局长远来看,原本让菜农受益的‘菜篮子’工程就会成为被架空了的市长负责制。”李国祥如是说。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