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4月19日,韩立霞和小女儿站在自家的卷心菜地前。《山东商报》供图

  4月16日,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唐王镇批发市场的卷心菜一斤跌至8分钱。

  当天中午,当地菜农韩进在自家厕所上吊自杀,留下了结婚15年的妻子、两个尚未成年的女儿和一对年迈的父母。

  生前,这个39岁的菜农做过哪些努力?出事后,他们一家的生活有没有改变?昨天,本报对话韩进的妻子韩立霞。

  ■人物

  韩立霞

  38岁,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唐王镇农民,种菜为生。

  ■关键词

  菜农韩进之死

  去年冬天,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唐王镇农民韩进养了30多只羊,但因遭遇羊瘟,赔光了2万多元借款。今年年初,韩进向亲友借了钱买肥料,种了6亩地的卷心菜。4月16日,唐王镇批发市场卷心菜的价格只有8分钱一斤。

  当天中午,韩进在自家厕所内上吊自杀,留下了妻子韩立霞、七旬父母和两个尚未成年的女儿。

  我知道他心里难过得很。羊一垮,他的人也垮了。菜价一降,他心情更不好了。

  京华时报:你是怎么发现韩进出事的?

  韩立霞:我睡醒找不着他,就到处喊。结果一进厕所,发现他上吊自杀了,身体都是凉的。我当时就吓蒙了,赶紧找邻居叫医生。后来医生来抢救,他的心电图是一条直线,完全救不回来了。

  京华时报:有人说,今年的菜价逼死了韩进?

  韩立霞:是啊。出事那天上午,他去批发菜的市场打听,知道菜价又降了,一斤卷心菜批发才一毛钱。回到家赶上吃午饭,他就一个人喝闷酒,啥话也不说,我也不敢劝。吃完饭,他让我和小女儿去睡觉。在我们睡觉的时候,他就出事了。

  京华时报:你觉得,他为什么要走上这条路?

  韩立霞:去年冬天吧,韩进听说养羊能赚钱,我们就跟亲戚朋友借了两万块钱,买了三十来只羊,盖了羊棚。结果一进腊月,就开始有羊奇怪地死掉。然后,就一只接一只地全部死了。我们刚开始觉得奇怪,后来发现大家的羊都是这样,才知道是羊瘟。

  京华时报:这事对他打击很大,是吗?

  韩立霞:我家的瓦房住了二十多年,前两年都塌掉了,但家里没钱修理,就搬到公公婆婆家的平房里住。去年冬天,韩进听人说养羊赚钱多很高兴,他想着下点力气养养羊。如果赚到钱的话,就盖几间新房。结果还没到过年,三十来只羊全死光了,不仅没赚到钱,还赔了2万块的本钱。别人家过年都欢天喜地,但因为这个,我俩过年愁眉苦脸的。我知道他心里难过得很,羊一垮,他的人也垮了。菜价一降,他心情更不好了。

  京华时报:今年菜种得怎么样?

  韩立霞:今年开春,我们种了6亩地的卷心菜,想着多少能挣点钱,把养羊赔的钱补回来点。实际上,这6亩卷心菜,我家只有3亩地,其余3亩是一个亲戚家的,他们在城里买了房子,就让我们白种地,不用给他钱。

  京华时报:种一亩卷心菜,需要多少投入?

  韩立霞:我给你算算。一袋化肥170块,一袋碳铵70块,一袋二胺210块,一车鸡粪200块,除了这个肥料钱,还有塑料布、草毡子、竹坯子、浇地费用。我家的6亩地,光今年的投入就有6000多元吧,一亩地能产7000斤左右的卷心菜。

  京华时报:卖多少钱,才能收回成本?现在市场行情如何?

  韩立霞:除去蹿花(抽花)的,一斤得卖到3毛钱才能够本。如果一斤一毛钱,就赔太多了。今年行情很不好,刚开始才3毛钱一斤,后来天天降价,我们只有赔钱的份儿。

  他遇到事就闷不作声,但不会对我们发脾气,他是我们家里的主心骨和顶梁柱。

  京华时报:你和韩进是怎么认识的?

  韩立霞:我娘家也是唐王镇的,但以前和韩进并不认识。我19岁的时候,经媒人介绍认识了韩进,就开始谈对象。他是个很本分的人,心眼好,踏实。我们谈了5年以后,就结婚了。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