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首先要正视蔬菜生产者的弱势地位,保证农民发展生产的积极性

  就市场而言,“有形之手”是把双刃剑——它以快刀斩乱麻的方式干预、纠正市场偏差,同时也可能伤及无辜。

  19日商务部公布数据显示:上周36个大中城市18种主要蔬菜价格下降9.8%,且“将呈现加速下降趋势”。在突然逆转的行情面前,刚为“多收了三五斗”而欣喜的菜农开始为蔬菜的销路发愁——据称在山东,种植成本在0.8元/公斤以上的卷心菜,0.2元/公斤都无人问津;在河南中牟县,每公斤芹菜甚至卖不到0.1元。

  按下葫芦浮起瓢。从上世纪80年代末起,刚从温饱线上走出来的农民开始种植蔬菜、瓜果等经济作物,大胆地“向市场要效益”。然而20多年来,“多了多,少了少”的问题始终存在,市场波动难以捉摸。究其原因,农户的“小生产”与现代经济的“大市场”之间,至今仍缺少有效的产销对接。

  从世界范围看,农业在三次产业中具有天然弱势:在生产环节,这些农产品没能摆脱春种夏收、靠天吃饭的季节轮回;在消费环节,因为保鲜等原因往往具有很强的季节性和相对狭小的销售半径。由于农产品需求的价格弹性小,生产周期长,其丰歉情况容易放大供求矛盾,从而强化通胀预期。

  菜价变幻莫测,有季节原因,恐怕也有别的因素。从本质上看,前段时间菜价暴涨并不是菜农盲目提价,而是季节因素和上下游环节物价普涨共同作用的结果。

  菜价一头连着市民,一头连着农民。一些地方倾向于平抑消费价格,却没能在菜价低迷时及时出台措施保护菜农利润。农民处于产业链的最低端,缺少议价权,一轮又一轮的平抑物价措施,从菜摊经过层层中间环节上溯到田头,菜农成为受伤者。若没有长效、均衡的措施,菜价暴涨暴跌恐怕难以避免。

  政策层面如何终结暴涨暴跌?

  首先要正视蔬菜生产者的弱势地位,保证农民发展生产的积极性。比如可以比照粮食收购的最低保护价,在兼顾市民消费承受力的同时,对一些基本的蔬菜品种进行必要的生产性补贴和价格保护。只有在保证一定蔬菜产量的前提下,平抑物价的举措才能底气十足,游刃有余。

  其次,疏通产销环节,取消不合理的中间收费。特别是在目前大力推广的农超对接中,不仅要考虑平抑物价,也要从政策上为第三产业反哺农业预留空间,让农民从中得到更多实惠。

  最后,蔬菜产销地政府出面,完善蔬菜产业链的信息披露制度,定期发布完整、权威的产销信息,尤其是田头、批发及零售之间的供求信息,引导农民种植适销对路的农产品。 邓建胜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