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在工业体制下,食品只有维持一定的“虚拟食品”的性质,才能保证源源供应,这从传统的罐头制造业已经开始,防腐剂是罐头制造的前提。

  上海的“染色馒头”得到关注,不仅因为是央视报道,还因为它发生在上海,中国都市化水平最高的城市。

  在中国,上海作为现代都市最为资深,现代生活的开展也最为典型,城市管理水平一向在最高之列,“市民素质”被认为最高,市民生活也属于精致。正因如此,人们无法避免食用劣质馒头,超市供应着劣质食品,其中的意味才更加丰富。

  从报道中看到,上海的劣质馒头添加了甜蜜素、山梨酸钾、染色剂,企业还有回收过期馒头加工贴标再上市的行为。被控制的企业负责人不承认回收馒头加工,但未否认使用添加剂。这是因为回收过期馒头上市属于违法,而在镜头下才令人恐惧的添加剂,实际上已是现代食品生产的基本工艺。

  某种程度上,现代食品工业使我们的生活发生了改变。我们与其说在享用食品,不如说食品是一种仿真商品。化学添加剂成为食品的基本原料,它模拟了食品的味道、气味、色泽,防腐剂用于增加保存时限,而真正的食品原料可以添加甚至不添加。例如玉米馒头可以不用玉米,而只要柠檬黄染料,如果精细一些,可能还添加一点散发玉米香的味道,就像柠檬汽水只需要柠檬香精。

  我们在网络上可以感受到虚拟现实的状态,一定程度上,食品也成了虚拟现实的一种。化学添加剂虚拟了天然食物的气息、味道、色泽、口感、形状,甚至比天然食品更好,食品工业可以成为一种化学合成工业。在工业体制下,食品只有维持一定的“虚拟食品”的性质,才能保证源源供应,这从传统的罐头制造业已经开始,防腐剂是罐头制造的前提。

  今天,食品或说虚拟食品不仅有仿真技术更好的科技,也有更加完善的商业体系支持。科技能提供出“一滴香”、瘦肉精、三聚氰胺等添加物,使任何菜式鲜香馥郁,使劣质肉看起来比真正的肉更好,使毒奶检测起来比真奶还营养。

  现代市场体系则将每个人的生活纳入其中,自然经济不复存在。哪怕一个农民,今天也不可能自给自足,而只能生产某一种或几种食物,种粮、种菜、养猪等都已专业化;在城市,人们从菜市场、熟食店、蛋糕店、超市配菜柜台、冷冻食品专柜购买成品或半成品,厨房正在变成单纯的加热车间,上餐馆的次数增加,使厨房不再重要。

  我们被纳入现代市场体系,每个人都不再能亲手制作他吃的东西。而且现代生活其实也不需要他这样做,现代市场体系正是通过专业化实现劳动的社会化,从而解决其效率问题。这样的体系,使我们不需要通过亲历亲为去加工食品,而只需要消费食品。学术地说,我们不需要用身体在场的方式获得生活必需品。这就是为什么市场体系需要信用。

  我们可以放心地吃东西,基于我们相信,购买的东西在我们没有亲眼看到的情况下制造,但它是清洁的。我们之所以这样相信,是因为我们相信有食品监管制度、基本卫生意识、制造者的道德意识、竞争形成的质量要求,对食品制造起到作用。然而,真实的情况是,这一切可能都没有在制造时“在场”。

  生产食品的工人如此评价他们的产品:“打死我都不会吃,饿死我都不会吃”,里面加了色素的,从粮食、蔬菜、水果到熟食、副食,每种商品的生产者都曾这样说过,他们吃专门自用的粮食或者蔬菜。而我们对食品安全的相信也降到了“眼不见为净”的自我安慰状态,不是安全了,而是没有看到而已,感谢“身体不在场”!

  人们仍在呼吁“加强监管”。固然,监管的加强极为必要,监管者的玩忽与串通尤其需要防范。然而,监管又是有限的。现代商业生产无处不在,你很难设想每个生产处所都存在着一个身体在场的监管者,你不能向每个食品生产点、加工点派出一个监管员。每个人相互投毒式的食品生产加工仍在进行,商业只需要利润的“现代圣经”已经使人们从道德责任中“解放”出来,或者说解脱出来。不怕违背伦理只怕被人抓住,正在成为新的行为模式。

  因此,如何重建基本信用,这才是包括食品安全在内的中国社会秩序的真实问题。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