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不久前,卫生部在北京宣布启动第二期“铁强化酱油”项目,目标是将“用三年的时间,有组织、有计划地向全国推广”铁强化酱油。此举引起不少专家、学者和律师的质疑,他们认为,铁酱油的安全性值得忧虑,有可能影响到儿童生长发育。被质疑的问题还有,生产铁酱油的企业和中国疾控中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卫生部门用行政力量在全国推广铁酱油,有“利益输送”之嫌。

  日前,中国疾控中心高级科技顾问陈春明在中国公共卫生信息传播新视角会议上说,铁强化酱油绝不是“没有监管的、过度强化和滥用”的产品,更没有人对“安全性”撒谎,按照标准生产的产品不可能产生严重后果。在她看来,铁酱油的出现只会让中国公共卫生事业获益,使中国公众健康得到改善。

  对老百姓而言,争论可以当做谈资和浮云,但问题是,铁酱油究竟能不能吃?

  安全性疑云

  数据显示,我国居民缺铁性贫血率为20%,两岁以内幼儿、60岁以上老人,以及某些特定地区居民的贫血率更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贫血率高于9%就有进行公共卫生干预的必要性。因此,从2004年起,铁酱油一期项目就开始在贵州、江苏、河北、广东、吉林、北京、广西、山东、浙江等省区市试点。负责该项目的中国疾控中心食物强化办公室称,“约有6000多万人群长期食用”。

  经过6年的试点和研究,2010年年底,卫生部决定将铁酱油推广至全国。中国疾控中心食物强化办公室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陈君石称,在不改变烹饪方法和菜肴味道的前提下,使用铁酱油是降低贫血率的最安全、经济和有效的方法。

  据称,药品补铁,每人每年需要支付2000元左右;使用保健品补铁,每人每年需要花费400~600元;食用铁酱油,每人每年只需要花几元或十几元。

  然而,质疑之声纷至沓来。解放军301医院营养科微量元素研究室研究员鲍善芬在媒体上发文称,“铁强化酱油”中使用的铁强化剂 “NaFeEDTA”是一种很强的络合剂,可以在体内络合二价金属离子,如钙、锌、铜等,因此会干扰这些矿物质和微量元素的吸收。她还担心,这种没有严密监管的推广,很可能因铁元素摄入过多而慢性中毒,对儿童而言风险尤大。

  食物强化办公室立即发表声明称,铁强化酱油有着充分的科学证据,鲍善芬的怀疑没有道理。可是,这些回应反而引发了更多的质疑,有人甚至指出,铁强化酱油影响儿童的生长发育,食用者的身高较平常矮小。北京大学医学部免疫学系副主任王月丹还提出,“使用加铁酱油,每天仅从这种酱油中摄入的铁就可以达到3至4毫克,超出人体所需铁量数倍,且人体生理状态下,每日仅能从肾脏排泄1.5毫克的铁,而剩余铁是否可能在体内沉积,导致长期慢性的影响,还有待于观察。”

  陈春明引用世界顶尖的微量元素专家理查德·赫雷尔的研究称,“NaFeEDTA”作为食物的铁营养强化剂的用量,对钙、锌、铜的吸收没有影响,与其他铁营养强化剂的作用并无区别,不会导致人体上述营养素的缺乏。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联合食品添加剂专家委员会2007年的报告也明确指出,“NaFeEDTA”不影响体内锌的吸收。

  至于说到体内沉积,陈春明说,从铁酱油中摄入2~4毫克的铁是事实,但是“NaFeEDTA”在中国膳食条件下的吸收率是10%,即吸收进去的铁只有0.2~0.4毫克。而成年男子每天生理上的铁丢失平均为1毫克,育龄妇女的为1.5毫克,吃铁酱油也只补充了1/6~1/4,根本谈不上铁摄入过量及发生沉积。

  中华医学会公共卫生分会主任委员曾光告诉记者,欧美国家也在食物中加铁,只是没有加在酱油中,而是加在面粉里,只要剂量控制得好,安全性是有保障的。

  利益输送之嫌

  铁酱油的推广势必造成产业的重新洗牌。铁酱油生产企业与疾控中心不寻常的关系,也令指责散布开来。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的王振宇公开宣称,主管机构既推广铁酱油,又只许可一些厂家来生产铁酱油,这种自我授权存在一定“瑕疵”。事实是,食物强化办认定了二十几个国内知名的酱油企业作为该项目推广应用的定点生产企业,再颁发铁强化酱油标志使用的证书,同时对其进行技术培训。

  另外,有媒体调查发现,中国疾控中心食物强化办网站上数篇文章将北京维他公司生产的依地·铁(NaFeEDTA)列为卫生部批准的惟一可用于酱油强化的铁营养强化剂。这个公司负责人与中国疾控中心有着密切联系,有报道称,在至少三家带有“北京”和“维他”字样的公司的法人代表或股东名单中,均出现中国疾控中心食品所现任或退休研究人员的名字。

  对此,陈春明说,铁酱油的开发的确有别于一般的食品。用“NaFeEDTA”强化酱油预防缺铁性贫血是科学家的思路,在这个思路下,科学家进行了6年扎实的研究工作,并得到国际同行的认同。在此基础上推动此产品的开发、推广,并不是企业开发产品然后找专家评审。每个国家都会开发自己的营养改善策略,制定标准、教育公众、颁布法律,但政府并不负责食品加工、推销。“试问,解决营养问题离开了企业,可能吗?”

  她说,公共机构、民营机构在铁强化酱油上的合作,源于科技界的推动,以科学研究结论和对公众的益处为依据,说服企业开发生产。因为企业要为之投入,在产品营销方面,比普通酱油要费劲,“企业可能会赔钱”。

  对于自我授权的质疑,陈春明表示,食物强化办和中国调味品协会合作的生产企业验收,是为了有序地、保证质量地发展铁强化酱油生产企业。这种验收不向企业收取任何费用。“双方又有何经济利益可言?如果非要说有利益,那就是:铁强化酱油出现在市场,百姓知道它的好处,能有地方买到它,因此,中国公众健康得到了改善、中国公共卫生事业获益,这是中国疾控中心的利益;企业则履行了社会责任。”

  曾光称,铁酱油的推广是否为了公益,有没有什么猫儿腻,公众有权利说出自己的看法,有关部门应该明确回答。不过,他也强调,新产品的推广,光靠专家、研究机构肯定是不行的,离不开企业的加入。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