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作为民族品牌用法律对抗强势外资企业获胜的第一案,已消失在人们视野多年的天府可乐又再度引起了各方的关注。本报记者昨日独家对话了天府可乐总经理钱黄,他向记者披露了双方的恩怨细节,并表示,对天府可乐重回市场“有信心”。

  双方恩怨源于合作

  据了解,天府可乐于2008年开始向百事追讨配方,2009年以“长期非法占有技术秘密”起诉百事,直到去年年底在法庭判决下,百事方面正式向天府可乐归还商业秘密。

  据钱黄介绍,上世纪90年代为响应国家号召,天府可乐开始寻求与外资合作。先是与可口可乐洽谈,但是可口可乐方面明确表示,其目的就是为了进入中国市场推广可口可乐品牌,所以没有达成合作。而百事可乐方面则表示,与天府可乐合作只建立一个工厂,只生产天府可乐,目的是帮助、支持中国饮料企业的发展。但是自1994年合资后,百事方面逐年减少天府可乐的生产,到2005年,天府可乐的生产只占1%。“合资公司每年都运营良好,却每年都在亏损,到1999年,亏损额度达到7000万元,利润都被百事方面以高价从其广州公司进购浓缩液的方式定向转移。”钱黄透露,2002年,合资公司下属的分公司曾集体抗议浓缩液涨价,但没能阻止利润的外流。

  合资多年,中方没有拿到过一分钱的分红,反而负债累累。天府主体公司不得不将手里的合资公司股份以1.3亿元的价格转给百事方面以偿还债务。“虽然公司资产全部被百事吞并,但是商业机密及商标仍为天府所有。其实,我们起诉只是想要一个说法,希望百事能正视其对我们的欺诈行为,向我们道歉。”钱黄说。

  对于双方从合作走向破裂的细节,记者昨日多次致电负责此事的百事大中华区集团事务部公关经理刘军,但其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截至发稿时,记者向其发出的邮件也未得到回复。

  不过,去年年底法院对此案进行宣判时,刘军曾向本报记者回应说,重庆百事天府饮料有限公司为合资企业,“天府”品牌是经政府批准后合法转让给重庆百事天府的,但重庆百事天府公司也会尊重法院的判决。

  “我们已经输不起”

  对于追讨商业秘密的成功,钱黄直言,这只是天府维权中的第一步,“这次‘侥幸’的胜利,使我感觉到追讨商标的路将更加难走”。钱黄强调,天府可乐商业秘密为天府所有,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抹杀的事实。在这种情况下,仍用了两年时间进行诉讼,所以未来商标追讨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谈到未来,钱黄有些无奈。“由于国内商标法及各种维权意识都比国外落后近百年,所以我必须准备好充足的证据才能行动,因为走到这一天,我们已经输不起了。”他说在前几次开庭中,百事方面请了最为豪华的律师团队,而天府因为资金问题只请了重庆当地的一个只有五人的小律师所的两名律师,“在这种实力相当悬殊的对峙中,可以想象我们力量的薄弱”。

  而目前天府可乐已经是十年的特困企业,公司还有502名员工,大部分处于在家待岗状态,每月只有300-400元的基本工资。因此,向百事发起的维权,对天府而言可谓背水一战。

  有信心重回市场

  “值得庆幸的是,天府可乐到今天为止并没有破产,主体还在,所以我们才能向百事追讨商业秘密和商标,还可以重回市场。”钱黄说。

  前段时间北京北冰洋要重回市场的消息引起极大的关注,很多评论都认为民族老品牌在消失多年后重回市场前景并不乐观。但钱黄对天府可乐似乎很有信心。他认为,当年天府可乐已经发展成为一个知名的全国性品牌,是区域品牌北冰洋所无法比拟的。最重要的一点,在同质化竞争越来越激烈的饮料行业,天府可乐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这是重回市场的最有力资本。

  据了解,天府可乐不同于百事和可口可乐的配制,是一种含中成药成分、具有保健功能的新资源食品,1988年被卫生部正式批准为“药食同源”的产品。不仅用八年时间进行了病毒理学的试验,并建立病毒学档案。钱黄最后表示,天府可乐此次回归不会走低档的路线,而是请专家认证,找准新营销、新定位的发展道路。商报记者 李冰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