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记者近来发现,七八成的饮食业都在招人,虽然薪酬已经提升了近10%,但仍有不少企业难以招到人,中午叫外卖的快递送得慢了,餐厅服务差了,甚至有酒楼让熟客“客串”做服务员。专家认为,企业要留人,一定要有物质基础,要和劳动者分享物质成果。

  现象

  员工走了八成 酒楼熟客也上岗

  记者从年初八之后陆续走访了市内众多食肆,饮食业的用工荒问题尤为突出。在酒楼、餐厅工作往往工资低、劳动强度大,相比之下,更多工人倾向于选择进工厂打工。

  “年前八成员工走掉了,我们只好高薪聘请一些主妇熟客来帮忙,一直帮到现在!”位于荔湾区环翠北路的东宫廷鸽海鲜酒楼负责人刁远歧向记者吐起苦水来。刁远歧说,该酒楼楼面原来有约40个员工,但到1月16日前,已有八成人辞工。春节期间,酒楼唯有临时招聘一些寒假工接替,此外,也找到4个愿意替代上岗的熟客,她们都是住在酒楼附近金宇花园的主妇,长期到酒楼喝早茶。没想到春节假期后,返穗工作的老员工依然姗姗来迟,到现在酒楼里仍有十多个岗位缺口,年前来临时帮忙的“熟客员工”还在客串中。

  无论是寒假工,还是“客串”员工的师奶熟客,酒楼开出的薪水也比普通服务工人要高,给她们制定的工作时长要少得多。刁远歧说,酒楼给这些熟客工人开出每小时10元的工资,一般做4小时,“因为她们是做不了9小时的,一来她们也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顾,二来我们也请不起这种价钱的9小时员工”。而普通服务员每天工作9小时,每周才休一天,月薪也只是1400元。刁远歧认为,这些上岗的熟客都已是酒楼的朋友,口齿伶俐讨人欢喜,即使花多点钱请她们过来帮忙,也是值得的。

  薪低活累 饮食业老板“被动”招人

  最近招聘工人成为酒楼的头等大事,当问到招工的要求时,刁远歧坦言:“现在轮不到我们挑选了,我们很被动,只要有身份证复印件我们就可以让他上岗了。”他希望请一些本地的中年下岗女工,但也很难请到。他发现,这些下岗女工宁愿去做家政也不愿到酒楼工作,“做家政搞一次卫生可以赚45元,还嫌我们饮食行业的工资低呢。”他透露,饮食行业工人的流动率很高,很多人在饮食行业打工只当作是过渡性质,许多年轻人也不愿意做一个月只赚千把元、又这么辛苦的工作。所以,在年后的用工荒大潮中,饮食行业格外“饥渴”的现象也是意料之中。他表示,现在能新聘到一两个勤快的服务员,他就很开心了,“这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对方要住附近,又要愿意来工作才行”。

  角力

  饮食业涨薪“咬得紧”

  记者走访发现,城中大部分食肆普遍涨工资100元左右,涨幅不足10%,但并未能完全满足工人们的预期。记者走访了下渡路和新港西路一带数十家食肆酒楼,发现七八成餐厅食肆门前都贴出了招聘启事。所招工种90%都是清洁工、服务员、收银员、厨房杂工、保安和泊车等。下渡路一间人气颇旺的顺德菜菜馆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今年节后的用工缺口更大,去年各工种缺十几人,今年总计缺近40人。记者还发现,就连奶茶店和小食店等小店也有一两人的用工空缺,职位皆为店面员工和外卖员。不同规模的食肆,工资水平略有差异。像清洁工和杂工这些职位的月薪一般在1400~1600元不等,个别酒楼和餐馆开出了接近2000元,“去年这种岗位也就是1200~1500元之间”,下渡路一间快餐店的工作人员徐小姐说。而服务员和收银员的价位则普遍在1600~1700元之间。据记者统计,餐饮业用工价格普遍比年前提高了100元。

  一些餐厅老板称,目前饮食行业的薪水涨幅仍算是“咬得很紧”。如位于西华路的林师傅牛杂店老板林先生透露,该店早在过年前就将服务员的薪酬从1400元/月左右提高至1500元/月,现在又加薪至1650元/月,“比去年同期涨了200元。”记者了解到,虽然有少数店家给服务员开到2000元以上的月薪,如作为高档酒家的稻香酒家服务员目前月薪是2000多元,但员工需要十几个小时马不停蹄地劳动,仅比年前工资微涨。

  八成外来工期望月入2000元

  据资深人力资源分析员、人力资源管理师刘伟贤介绍 ,在广州市人力市场近期一份针对饮食业、制衣业等各个行业的外来务工人员调查中,结果显示超过八成的外来工期望月薪在2000元以上,而薪水期望值在1500元以下的则较去年同期少。因此,饮食行业目前的薪水涨幅仍未完全满足外来务工人员的需求。

  但对于大幅提高员工工资,不少餐饮企业负责人也称存在困难。刁远歧说“我们每天的薪水总支出大概是6000元,过年期间,要给员工发三倍工资,就等于18000元一天,而我们每天的盈利额也就2万元左右,我们酒楼是去年才开的,不敢随便提价,再大幅给工人加薪的话,我们怎么维持下去呢?”另外,也有一些中型餐馆的老板反映,今年原料、铺租、油价等成本都在上涨,“什么都升,但我们的菜价却不敢大升,否则就会‘赶客’。”

  影响

  快餐店用工荒送餐范围缩小

  餐饮业普遍缺工,令不少食肆的服务质量大打折扣。近日,有不少在写字楼上班的白领就发现,平时经常帮衬的快餐店送外卖的速度大大下降,这与快餐店缺人手有直接关系。

  记者日前发现,有些快餐店因为送餐人手不足,已经缩小了送餐范围。新港西路的一家肠粉店送餐范围过去大概在方圆一公里之内,而近日已缩小到500米范围内的住宅区、写字楼等。“没办法,现在人手太少,又要照顾店内生意又要送外卖,做不过来”,该快餐店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该店目前还有四五个岗位缺口,何时才能恢复过去的送餐范围还难以确定。而在其他的一些快餐厅,因为提高了员工的薪酬标准,送外卖的“起步价”也节节攀升。在滨江东路珠江泳场附近的一家都城快餐厅,记者看到该餐厅门口贴着两张招工启事,招工范围从普通的店面服务人员到管理人员都有。由于人手紧缺,有些餐馆送餐的“起步价”近日也从“零门槛”提高到30元。

  在一些餐厅里,因为人手缺乏,服务质量也明显下降。日前记者在下渡路一家川菜火锅店走访时就看到,有客人对餐厅的服务人员表示不满,“上菜慢,又总不过来加茶”。而餐厅的负责人无奈地表示,春节过后,店里比较缺人手,基本上有人过来应聘就能上岗,有经验的员工比较少,服务质量自然跟不上。

  专家

  大量城中村拆迁租房难农民工期望落空返乡发展

  记者就今年突出的“用工荒”问题采访了资深人力资源分析员、人力资源管理师刘伟贤。她表示,目前存在“用工荒”的原因有几方面。一方面由于去年三旧改造加快,城中村大量拆迁,导致廉租房数量大幅减少,外来务工人员的居住地少了,他们宁愿回家乡发展。另一方面,20年前生育率开始大幅下降,低生育率和人口老龄化导致适龄劳动人口供给减缓。主要由独生子女构成的新生代劳动者择业意识比过去更强,不是有工作就会去做,还有一个选择的过程。随着我国中西部地区经济的崛起,沿海地区和中西部地区的工资水平已无太大差异。刘小姐去年10月底曾到广西调查,发现那里一些工种的工资水平甚至比广州还要高,而工资比广州市低的工种落差也不超过500元。加上四川援建和武广高铁的开通,加速了四川、湖南、湖北等劳务输出大省经济的发展,工人方便近乡就业。当地政府都从鼓励工人们出外工作到实行一些新政策鼓励他们回乡建设。

  刘伟贤认为,调查显示八成劳工期望月薪超过2000元,但广州的工资水平并未相应提高,以餐饮业为例,一来工资水平不算高,二来保障措施不如其他地区好,留人意识不太强。对于解决目前用工紧缺的问题,刘伟贤指出,企业首先要提高工资待遇,其次要加强对员工的关怀。“外来务工人员对薪水期望值提高了,而广州企业的工资水平是否能提高,一方面取决于企业的盈利能力,另一方面还要取决于企业家是否愿意支付。企业家应意识到要留人,一定要有物质基础,要和劳动者分享物质成果。”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