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说起上海滩的早点,可以用纷繁精致来概括。上海人吃饭历来讲究菜点结合,有时甚至菜点不分、饭点不分。就拿吃早饭来说吧,更多的时候就是吃早点,所谓的“四大金刚”——大饼、油条、豆浆、粢饭,曾经作为衡量民生的标准。

  20年前去广州,第二天一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去喝早茶,这种感觉就像当年上海大世界的广告语:不玩大世界,枉来上海滩。说是喝早茶,其实就是吃早点。港粤人和阿拉上海人生活习性有差异,上海人历来是早饭吃得饱而简单,或泡饭油条,或大饼粢饭,把肚子填饱,匆匆赶路或上班或上学,一般是不会有闲情逸致喝早茶的。即使到了节假日,也是把大好的早晨留给懒觉,甚至还省下了一顿早餐。

  广东人是非常重视早茶的,喝早茶其实比吃饭还讲究,往往一喝就是两三个小时。早茶内容丰富,除了糕点饼小吃之外,还有许多冷盆,不过多是小盆装的。这点很人性化,满足了食客少量多品种,阳光普照的消费心态。粤式早茶是比较精致丰富的,如果说还有哪个地方可以与其媲美,印象当中扬州早茶也可以排得上,但就内容来说扬州的早茶除了干丝和蟹黄包,其它难以“叫响”。与之相比,上海的早点就显得简约多了。当家的除了四大金刚之外也就生煎包子、锅贴之类,都是一些即食食品,讲究一个“快”字,快速“上来”,快速解决。更多的则是在家中将剩饭放点开水泡泡伊,几根酱瓜,一块乳腐草草打发。对此饮食习惯差异,本人曾感叹,阿拉上海人是劳碌命,不如扬州人早上皮包水(吃早茶)那样懂得享受,更不如广东人,笃悠悠,一边喝早茶,一边谈生意,享受、发财两不误。

  十多年前,粤式早茶也抢摊上海,那些所谓的生意人、时髦人都赶过“趟”,但最终因为上海人的“顽固”而哑火,老克腊对此解释是生活习性决定意识。他说老广和扬州人相信一天之际在于晨,早晨或是开始享受人生,或是抓紧时间寻找生计;而上海人信奉的是先工作再享受,一天工作结束后开始享受人生,享受夜生活。

  本人分不清那种生活方式的优劣,但如果全面否定咱上海滩的早点倒也有点不服,至少我们还有老城隍庙的小吃王国,还有号称点心状元的王家沙。如果说起早点的精致,恐怕绿波廊的船点首屈一指,那粽子裹得只有一节拇指大小,一个小若鸽蛋的葫芦酥,栩栩如生,皮子层层叠嶂不下十几层,就连那克林顿和伊丽莎白女王吃了都叫绝。

  简约和繁复,爱谁谁。至少,你想好好享受早茶时,找得到地儿。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