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何兵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中国政法大学公共决策研究中心主任

  11月30日,媒体报道称西城阜外一小六年级学生张皓调查发现,目前市场上出售的鲜食用菌不同程度地使用过荧光增白剂浸泡。该消息一石激起千层浪。

  同日,看到报道后的中国政法大学公共决策研究中心主任何兵坐不住了,他立刻着手向北京市工商局发出“申请公开政府信息”书面文件。这是何兵以及他所在的研究中心向北京市政府部门发出的第一份申请公开政府信息函。何兵称,向工商申请信息公开,表面看是向政府部门要个答复,其实更深层的意义是想引起政府多关注饭桌子、菜篮子。“这只是个开始,今后有可能会成立一个“透明政府研究和促进中心”,专门推进政府信息公开。

  “童言无欺,小孩才敢说真话”

  新京报:为什么会向北京市工商局发出申请公开政府信息函?

  何兵:那天从报纸上看到这个消息后,第一反应是很气愤。工商部门说这个小孩的实验不具科学性,那科学性的东西在哪儿呢?

  新京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何兵:是呀,对方虽然只是个小学生,但他的实验是在博士的指导下完成的,感觉不大可能作假。看完报道后,我立刻坐到电脑前起草申请书,下午1时就把申请书寄出去了。

  新京报:市工商局在3天时间内给了社会答复,也给了你们回复。你们对此表示满意吗?

  何兵:在这件事情上,北京市工商局还是不错的。我们的函发出第二天,他们就在网站和媒体上公布了市场抽查结果。但在公开的信息中,最关键的信息还是没有给出答案。

  新京报:你所谓的“最关键”的信息是指什么?

  何兵:市工商局只是公开了市场是安全的,但一直没解释小学生的调查结果为何与他们的抽查结果差距如此之大,我想知道这个答案。

  新京报:想知道答案的目的是什么?

  何兵:目的很简单,一是想知道到底市场上的食品安全不安全;第二想引起政府重视,多关注市民的饭桌子、菜篮子。

  新京报:北京市工商局也曾经解释过,不对孩子的调查结果发表任何言论,是出于对未成年人保护考虑的。

  何兵:这是不对的。从法律上来说,小孩是可以做证人的,他的言谈是可以做证据的。童言无欺,就好比安徒生的童话故事《皇帝的新装》,大人都不敢说真话,只有小孩子敢说真话。

  新京报:此前你在媒体上说,法大公共决策研究中心决定自己取样再进行一次检测。如果这次检测结果与张皓的结果相近,你会怎么办?

  何兵:那我们会把这个结果披露出来,并请工商部门再次进行检测。

  “把食品安全全部寄托于工商是错的”

  新京报:有一项针对此事的网络调查,1100多票相信小学生,只有8票相信工商的调查结果。你觉得为什么会这样?

  何兵:有几个原因导致的,首先是政府公信力下降,以前类似这样的事件中,政府的做法不是先找原因,而是先掩盖事实。例如三聚氰胺事件,一直说安全、安全,让大家放心喝,结果出现问题的企业一连串。如果我参与这个调查,我也相信那个小学生。

  新京报:导致公众不相信工商部门调查的其他原因是什么?

  何兵:工商公布的信息公开并没有澄清人们的疑惑。信息公开不是说你知道什么,就告诉我什么,而是应该把市民的疑惑解释清楚。

  新京报:那你对市场上的食品放心吗?

  何兵:我今天晚上出去吃涮羊肉,端上来的黑木耳光滑滑的,咬下去脆绷绷的,我当时就感觉这个是不是也被荧光增白剂浸泡过,黑木耳我就没吃完,打包回来准备找个机会检测一下。

  新京报:对于这次事件你们“揪住不放”,会不会让人觉得你们是在跟政府部门“较量”?

  何兵:不是较量,是配合。如果政府部门有“我们跟他较量”的想法,那是会出问题的。对于这次事件,北京市工商局口头表示感谢我们的支持,但希望不仅是口头感谢,内心也要真正这么认为。我们不是在找茬,确实是在支持他们工作。

  这个事件不仅仅是表面看到的让对方公开政府信息,其实还有更重要的意义,就是给政府一个启示,关于公共治理,不能仅靠一个部门。如果把北京市的食品安全全部寄托在一个工商部门上,这个思路是错误的,工商部门就应该发动起老百姓一起监督、监管这个市场,这次事件就是个很好的导向。

  新京报:那么学生也应该参与到监督市场行列中来?

  何兵:如果都这么培养学生,那才是真正培养对社会有用的人才。现在的导向是培养孩子考奥数,那有什么意义呢?真正应该做的是培养孩子对社会监督的意识。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