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中秋节前夕,部分城市菜价明显上涨,引发各方关注。近期,国务院公布“国七条”,时隔多年再提“菜篮子”市长负责制。记者追踪农民的“菜园子”和市民的“菜篮子”发现,目前蔬菜生产和流通环节出现一些怪现象,一些地方市长的“菜篮子”明显变轻了,亟待引起重视。

  城市郊区“菜园子”为何越种越小?

  在湖南面积最大的无公害蔬菜基地长沙陈家渡蔬菜基地,挖掘机翻出的黄土和石块大片堆积在撒满菜叶的地面上十分扎眼,一个城市建设项目正在这里修建。这一幕,正在很多城市郊区上演。

  我国土地管理法规定,征收城市郊区菜地应当缴纳“新菜地开发建设基金”。然而,一些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时,大都开出减免该项基金等优惠条件,导致城郊蔬菜基地不断减少。湘潭市农业局一位负责人透露,近年来长沙市的蔬菜基地至少减少了10万亩,蔬菜自给率由原来的90%下降至60%以下,在蔬菜淡季时仅有20%。湖南省农业厅蔬菜处副处长罗伟宁说,2006年到2008年,湖南省累计征用菜地1.5万亩左右,应收缴“新菜地开发建设基金”超过2.7亿元,但实收不到3900万元,其中一些市州至今分文未取。

  “盖楼和种菜比,收益绝对是天壤之别。”在问及北京蔬菜种植基地建设时,新发地农产品[20.70 3.76%]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玉玺坦言,过去主要为北京市民供菜的石景山、朝阳、丰台等地的菜地面积已从17万亩缩减至1万亩以下,目前北京市民吃的蔬菜只有约10%来自本地,其他主要来自山东、河北等地。

  相对而言,上海市的蔬菜自给率较高,达到55%左右。据了解,“十一五”期间,上海市政府共拨款20多亿元,在市郊建设了30多万亩的设施农田。同时,上海市的“新菜地开发建设基金”收取标准最高为每亩7.5万元,远超过其他城市每亩1万元到3万元的标准。

  菜地在减少的同时,菜农也在减少。湘潭市10年前有专门从事蔬菜研究和推广的技术人员70多人,目前仅剩10多人。长沙县黄兴镇蔬菜办主任章继业说,种菜劳动强度大,许多新生代农民不愿干。

  “国七条”提出的首条措施,就是“稳定和提高大城市蔬菜自给能力”。一些基层干部和专家建议,应将蔬菜种植基地最低保有量纳入“菜篮子”市长负责制考核范围,特别是大城市,还要保障不好运输、难以储存的叶类菜本地供应量超过一半。不过,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张元红等专家表示,大城市郊区土地成本远高于传统农村蔬菜生产基地,城市蔬菜自给率提高未必能使菜价降低多少,但可以有效减少价格波动。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