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太子奶破产重整内幕

  太子奶破产重整一年大限为何一拖再拖?

  让人们看清李途纯的“真面目”需要多长时间?

  李途纯涉嫌“非法集资”已是“公开的秘密”,株洲市政府对李途纯是“欲加之罪”,还是“师出有名”?

  日前,记者再度探访太子奶,并深度对话太子奶重组的政府代表文迪波。

  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它所暴露出来的问题,就不单纯是企业自己的事了。2008年下半年,号称中国最大的乳酸菌奶饮料企业——湖南太子奶集团(下称“太子奶”)资金链断裂,数以万计的债权人、员工及其家属以过激手段(堵路、堵桥、堵政府大门)向株洲市政府方面“讨说法”。

  事情发生后,一场由株洲市政府主导的“拯救太子奶”行动由此开始。一年半时间过去了,今年的7月23日,此事以太子奶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企业创始人李途纯被拘而暂告一段,留下一片嘘声、质疑声、讨债声。

  李途纯自主重组陷“死局”

  “7月份启动,一年时间搞完。”就太子奶的破产重整,2009年6月27日,株洲市政府专门设立用来拯救太子奶的企业——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下称“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曾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明确表示。

  但一年时间的大限一再被推迟。事实上,太子奶破产重整自一开始就遭到了李途纯的强烈反对。李途纯竭力要求“自主重组”,即由他自己筹措资金(或投资者)、自主清理债务。

  2009年7月10日,太子奶股东大会在深圳召开,李途纯再次保证自己能引资3亿元。株洲市主要领导同意了李途纯自主引资的请求。但两个多月的时间过去,李途纯一无所获。

  2009年10月10日,株洲市委、市政府召开常务会议,专题听取了李途纯的“自主重组”报告与文迪波的“破产重整”报告。

  这次会议,“天平”再次倾向了“自主重组”。为安全起见,株洲市政府派出文迪波等人外出招商,协助李途纯推动自主重组。

  株洲企业界领军人物、南车时代集团原总经理廖斌辞职后,受聘为太子奶顾问。他曾为“自主重组”做过一个“债务重组、资产处置和股权重组”三步走的方案。廖斌说,“若能成功引入战略投资者,太子奶的债务清偿率能够达到60%~70%;而选择破产,清偿率只有百分之十几。”

  引进战略投资者,李途纯找来了方正集团,文迪波商谈的是新希望集团,廖斌也引入了澳优乳业,共有七、八家企业入围。在综合评估后,方正集团成为株洲方面首选(据称方正另有一个在株洲总投资约200亿元的规划),备选依次为澳优乳业、新希望集团、软银中国。

  2009年12月上旬,就太子奶与方正集团的协议,李途纯拒绝签字。“方正要求对太子奶破产清算,方正不可能接下一本‘糊涂账’。”一位与会官员援引李途纯的话说,“现在我知道了,无论是我本人,还是政府引进的战略投资者,均会要求太子奶破产清算。”

  太子奶的自主重组陷入“死局”。

  “为何李途纯一听到‘破产清算’他就急?”据接近李途纯的人士透露,李途纯曾多次表态,称股权可以无偿转让给政府,但他需要一纸承诺,承诺股权转让之后,作一了断,即今后太子奶无论经济、刑事上的责任,他不再承担,“这个承诺谁敢给?(如有)黑洞怎么办?”

  2009年12月16日,李途纯向株洲市主要领导立下“军令状”:5个工作日之内,到位3000万元的原材料。但5个工作日之后,“军令状”大打折扣,仅兑现1200万元的奶粉和包装用聚乙烯。

  转眼,半年时间过去,株洲市政府方面通过高科奶业砸进太子奶的1亿多元国有资产如同“撒糊椒面”一样沉入大海;以“租赁经营”太子奶优质资产、利润协助其还债的高科奶业“防火墙”被击穿,银行账户6次被查封;曾与太子奶签下“对赌”协议的三大投行在北京和开曼两条线上对太子奶展开诉讼;越来越多的债权人又开始不断诉讼与上访……李途纯的态度及太子奶的遗留问题,正一步一步逼近株洲市政府的底线。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