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特约记者 彭岩锋 发自长沙

  8月30日,星期一,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日子。而对湖南金浩茶油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浩)及食用其产品的消费者艾强(化名)而言,这一天是他们的“黑色星期一”。

  遮掩了半年之久的“苯并芘超标”一事被媒体曝光,金浩遭遇信任危机;艾强则听说一个新词儿—“苯并芘”,并且能致癌。

  “金浩的茶油,口感很好啊,怎么会突然这样?”艾强问时代周报记者,眉头皱得紧紧的。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金浩秘密召回的方式,质监部门的“秘而不宣、助纣为虐”。“我想我不应该成为实验室里的小白鼠。”

  金浩的“弄巧成拙”

  9月2日下午,长沙顺天国际财富中心的金浩总部,金浩副总裁周逸平接受了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我现在每天的休息时间,只有一两个小时。”周逸平一脸倦容,手揉揉眼睛。“我们现在承认错误,真诚地向大家道歉。”

  在此前一天,金浩刚刚发表了《致广大消费者致歉信》,首次公开承认该公司9个批次纯茶油产品存在苯并芘超标问题。

  公告称,金浩于2010年3月20日和4月22日对问题茶油进行过两次召回。9批次产品总生产量42.458吨,其中省质监局稽查总队封存了22.361吨,召回11.152吨,还有近10吨的问题茶油未能召回。

  其实早在8月,已有媒体接到匿名信件。报料人向记者透露金浩茶油苯并芘超标一事。可是,不知何故,报道最终未能见报。

  第二天,国内众多论坛和微博开始疯传相关信息。

  面对网上流传的“金浩茶油苯并芘超标6倍”的说法,金浩持完全否认态度。

  在同一天,金浩在其网站上发出声明,称茶油质量安全可靠,“本次网络不实谣传,不排除竞争对手恶意炒作嫌疑。”声明中还称“已主动与监管职能部门积极沟通”,将会发布权威信息。

  8月21日,金浩又转发了湖南质监局在《湖南日报》刊发的质量检验公告。公告为2010年14号, 23家企业33款茶油产品抽检结果均为合格,其中就包括金浩公司的4款茶油产品。

  奇怪的是,这份质量检验公告最终见诸《湖南日报》的时间是8月23日。而金浩公司的转发比这份湖南省委机关报足足提前两天时间。

  尽管9月之前,金浩仍然辩解不断,但8月30日刊发的一篇名为《湖南金浩等茶油致癌物超标 政府与企业秘密召回》的报道彻底让金浩乱了阵脚。

  “这个时候不能再隐瞒了,必须道歉。”周逸平坦承,为此事件金浩专门聘请了危机公关专家,并且有增设单独的公关部门的打算。

  “8月20日的声明,现在想来是处理不当。”他摇摇头,“当天网上就传开了,我们一天内做的决定,经验不足。”

  在周逸平看来,金浩的事发有点“弄巧成拙”的意味。据他介绍,金浩在2月便被查出部分产品苯并芘超标。那次检测是江苏的质监部门组织进行的,“是一次常规性的抽检。”“其实,就是一个环节、一个工艺出了问题。”他所指的这个环节便是浸出环节。

  一位油脂厂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食用油的提取有压榨法和浸出法两种。压榨法是用物理压榨方式,是我国传统提取工艺。“因为压榨过后的茶饼或者油饼中还有5%-8%的油量,从农户手中收购过来,用浸出法提取出来。”这两种方法互补,可以充分利用油茶籽、降低生产成本。

  “可是浸出法的温度很难控制,容易导致苯并芘超标。”周逸平解释,在发现问题之后,金浩对工艺进行攻克,“3月底,我们就攻破了这个难题。”

  7月2日,湖南质监局在长沙市东塘新东方大酒店,组织茶油企业召开会议。金浩公司代表汇报了公司自查和难题攻克的研究结果。“是我们告诉大家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可是我们的资料被媒体拿走了。”周逸平说,“从这个角度上讲,是有点弄巧成拙。”周逸平现在仍然认为可能有竞争对手从中搅局,“但这只是我的一个判断,并没有直接的证据。”

  可是,受此事影响,北京纳福尔和湖南金拓天等茶油企业的相关负责人都向记者抱怨,“最近销售的确有所减少。”

  中国粮油协会的一名负责人认为,茶油主要集中在南方,北方对茶油了解不多。茶油行业在整个食用油中,所占比例也很低。此次危机可能会对茶油行业产生巨大负面影响。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