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图文排行

排行榜

美食栏目


首播

重播

  每年7月,当世界各地的葡萄园里的葡萄还在发青之时,地处云南省高原弥勒县干热河谷的云南红酒庄的葡萄却已经熟了,外省的水果运营商以及慕名而来的游客蜂拥而至,各种私家车和大货车将昆明通往弥勒的公路堵了个严严实实,大家如昆虫一般,早早地嗅到了这块土地上的葡萄香气。

  “今年是葡萄酒的一个绝好年份,因为云南大旱,所有的农作物几乎颗粒无收,葡萄虽然减产,却获得了格外好的品质。”云南红葡萄产业(集团)公司首席品酒师刘薇介绍说。

  这让她联想起葡萄酒历史上的那次著名的干旱,1982年法国的夏天也极度炎热。直到秋天也没有下雨,植物们的强烈自我保护机制,在产量大幅减少的同时,却保存了较高的糖度,于是有了众所周知的1982年的拉菲。

  “如果云南今年的这场大旱发生在欧洲,普通酒庄的价格体系大概要涨30%到50%,但是国内没有这样的体系,今年我们大概减产了30%。”

  尽管减产,但是所有的高品质的葡萄却换来了一个好价钱,酿酒葡萄从过去的每公斤2 块涨到了现在的每公斤5块,甚至是10 块的也有。“去年葡萄的糖度才16度,今年却达到了21度。”负责收葡萄的小伙子告诉记者。

  最近开着小三轮车来厂里交葡萄的农户络绎不绝,为了让新鲜的葡萄能及时得到压榨,工厂负责收葡萄的人有时要从早上8点干到第二天凌晨6点。虽然按照酿造周期,此时采摘的葡萄至少要等到明年的3月才能喝上新酒,但是云南红酒庄的人还是忍不住告诉来到这里的人:“2010年的葡萄酒年份真是太好了!”

  我们为什么不种赤霞珠和霞多丽?

  赤霞珠和霞多丽是中国人熟知的酿造干红和干白的两个葡萄品种,但是在云南却表现不好,玫瑰蜜和水晶才是上帝赐给弥勒的礼物。

  品酒师刘薇介绍说:“西班牙、意大利从来不用赤霞珠和霞多丽,世界上种植面积最大的白葡萄品种是西班牙的当家品种阿依伦,但是中国人并不认识它,同样赤霞珠也不是世界上最古老和产量最大的品种。”

  身为昆明人的刘薇从法国波尔多二大葡萄酒学院品酒师专业研究生毕业后,遍尝了世界美酒,在云南红集团董事长武克钢的力邀下回到家乡,她觉得过去人们常常认为云南不能产红酒的原因就是不用赤霞珠和霞多丽,但是在自己的亲身经验里,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这些国家用的都是自己的独特品种。“世界上那么多地区有那么多种葡萄酒,你不能把葡萄酒都做成一种味道,如同可口可乐。”

  “不用这两个葡萄品种不是我们标新立异的地方,而是这两种葡萄在云南生长得不好。我们需要寻找适合当地的最好的葡萄品种,而在这个土地上生长了近百年的玫瑰蜜这一古老品种是表现最好的。”由于深受法国葡萄酒文化的影响,刘薇非常强调葡萄酒品种和原产地的概念,也就是葡萄的种植、酿造、贴标到包装都不能跨出这个区域,这在中国的葡萄酒酿造业中并不是一件容易执行的事情。

  独特品种玫瑰蜜酿出的酒就具有独特风格感,“我们能从酿造技术上调制成现在消费者最接受的口味,但是我们不能这样做。我们遵从上帝给我们的最自然的东西。”刘薇坚定地说。

视频集>>

热词: